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宰喵×你】我家的猫先生


曾经的点文,很久以前的存货,写不写完看心情。

ooc,我真的很努力了,不要在意逻辑。
脱坑。

01

你新领养了一只猫回家。

02

我如果要养猫,我就选一个毛短的,最好能矫健一点,像头豹子一样站在架子上,眼神凌厉目光凶狠行动敏捷,静若处子动若疾风的那种。

啊,你捂着心口想,多好啊,一只高贵而有野性的猫。

被你带回来的挪威森林猫懒懒地翻了个身。

03

结果你带回来了一只毛长、体型巨大,而且看起来随时都要化成一摊的成年公猫。

这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你痛心疾首的想,我干了啥?

你啥也没干,因为一进收容所这家伙就搁你脚边使劲蹭,赶都赶不走,各种撒娇发嗲无所不用其极,路过的工作人员一看,啧啧啧小姑娘你了不起啊,太宰先生以前从不搭理没有蟹肉罐头的人。

你呵呵傻笑着从脚底下抱起这只猫,感觉心里酥酥的好像要上天,以至于忽略了称猫为“先生”的奇葩后缀。

那现在呢?嗯,太宰先生还搭不搭理人?

我们把它的蟹肉罐头断掉了。工作人员顺手撸了一把太宰肚子上凌乱的毛,吓得它僵硬了一下:现在嘛,大多数时候就是去烦别的动物。

为什么要断呢?你安抚地挠了挠太宰的耳朵根,吃罐头有问题?

太宰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声,看起来是非常享受。

“你看,”工作人员指着太宰的爪子,“这家伙挑食,把自己的毛作秃了好多。”

确实,太宰的四只爪子上都缠着几圈绷带,在缝隙里能看见一点秃掉的粉色皮肤,没了毛发的保护,猫的爪子往往更容易弄坏。

“所以说,你要养这只?”

“啊,啊……大概吧。”

04

“太宰?这名字好奇怪啊。”
“我起的。”

这家收容所的所长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性,喜好是用著名作者给收容的动物起名。

太宰揣着两只前爪乖乖窝在你大腿上打盹,你不敢动,感觉自己膝上躺着的是一张毛毯。

爽。

太宰的名字,来源于“太宰治”。
“当然,你就是叫它治它也是能听懂的,”所长一边给你表格一边跟你散扯,“这家伙特别有灵性,就是有点臭屁。”

这个形容词,所长跟你解释,意思是这只猫跟别的猫不一样,不仅矫情,还有心机,人都玩不过它。
太宰在睡梦中咪了一声。

“它好像有办法驯服别的动物,”所长拿笔尾指着太宰,“我们过去捡了只小虎崽子,白虎啊!一开始特别怯谁也不信,太宰趴在笼子口左闻闻右闻闻,哎,好了。要不是是老虎得送到动物园,这虎得给我们驯成大猫。”

这是过去的收容所成员,小白虎中岛敦,听说是太宰的忠实小尾巴。
太宰的光辉事迹之一。

“还有狗,狗也是,我们这儿有流浪狗,死不受招安的那种,水泼不进的防着人,隔老远就冲你狂吠。哎有一天太宰给我拐回来一条,一只半大的黑狼犬崽子,眼神好凶啊,但是太宰一摇一晃地进来,它就乖乖的一路跟着,赶都赶不走。”

又是一个。黑狼犬芥川龙之介,太宰的跟班一代目,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再出现了。

你在填表的间隙瞅了瞅睡的已经在往下哧溜的太宰,心想感觉自己好像要开启什么不得了的设定了。

05

和收容所里的霸道总裁同居的生活不是太差,太宰的确极通人性,一改他人口中流氓姿态,不挑食不抓沙发不乱往外跑,爪子上秃掉的毛渐渐长回来了,一副清秀小郎君的面孔再揣着小爪子往地上一躺你就恨不得跪下来给它拍照。prprprprpr。

但是也不是没有问题,比如说,太宰晚上一定要上你床来睡。

“太宰先生,”你蹲在门口苦口婆心地跟一只猫讲道理,“不要挠门了好不好?”

大猫盯着你看了一会,唰地就从你旁边的空隙里钻进去了。

“出来啊太宰先生,”你趴到床底下跟它大眼瞪小眼,猫的眼睛在黑暗里炯炯有神:“我说了不能跟我睡了吧?”

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然而太宰治还是坚守阵地,大有在此留宿的迹象。

跟太宰搏斗数回的你知道,要不是太宰想被你逮住你是绝对逮不住的,面对此情此景,你也只有妥协。

“太宰先生。”你冲猫伸过手去,“上床可以,先说好。”
猫自觉地把爪子搭在你手上。
“不许掏耳朵。”
“不许舔毛。”
“要洗爪子。”
“听懂了没?”

大猫乖乖的咪了一声,蹭了蹭你的手示意你把它抱出去。
这猫要成精。你心里感叹一句,把太宰治拖过来抱在怀里,领着它去洗爪子。

一般猫都是怕水的,太宰治就不,它的业余一大爱好就是冲水,而且对浴缸水池之类的情有独钟,经常就在你泡澡的时候站在浴缸边上搅水玩,后来你还专门给它买了个小鸭子。

有一两次玩嗨了,噗通一下掉进水里,像条死猫一样漂在水上把你吓得不轻,捞起来以后跟它严词探讨了这件事的意义,大猫一边咪呜咪呜地叫一边把爪子搁上你的膝盖去舔你脸,你则一边捋掉它身上的水一边感叹自家养了个奇葩。

至于后来……后来你就很自觉地给它准备了个桶,它泡你也泡,真是别样的风景。

把爪子上的毛吹干以后,太宰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跳下洗手池蹿上床,尾巴一甩左蹭蹭右蹭蹭,这就是在划领地了。

你给它挪点位置,伸手关了灯。

大猫伸头拱了拱你,红棕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呈现出一种奇妙的幽绿色的反光。

“要抱抱?”你好气又好笑地问。
太宰治没理你,直接把自己塞进被子,贴着你胸口的心脏位置把自己团好,幸福的咕噜声清晰可闻。

你笑了笑。
“晚安。”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就看见太宰压在你胸口又是另一回事了。

06

天气炎热,你担心太宰爪子会被绷带捂出痱子之类的,要给它剪绷带,太宰不知道为什么就炸了,上窜下跳不给你剪,跑的贼快走位还风骚,活生生把你的运动量给逼出来了。

“太宰先生,”你瘫在沙发上,“你这样会有问题的,听话好不好?”

太宰治端坐在窗台上斜觑了你一眼。

你被这一眼看的有点方,但还是不死心:“讲真的,剪了我就请你吃罐头好不好?”

虽然你很丢脸,但太宰治依旧不为所动地开始舔爪子。

没法了。

于是你在给它撸毛的时候搞了个突然袭击,唰唰唰给它拆了一只脚的绷带,结果刚拆完你就傻了。

有道伤口,一看就是那种很深的伤,毛已经不能再长齐,在新生的毛发中显得突兀而可怕。

太宰治哀鸣一声,飞快地捂着爪子从你的身边逃开,眼神躲躲闪闪的,又像是气愤又像是害怕,似乎那里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过去被你发现了。

你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剪刀。

“太宰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猫不能回答你也不想回答你,尾巴飞快地甩了甩就蹿进房间不愿意出来了。

你打了收容所的号码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对面的院长表示这伤可能是不小心划的也可能是打架弄的,以防万一还是希望能把太宰带过来看一眼。

你哭丧着脸说我好像惹它生气了,逮不住怎么办,院长沉吟半晌说,最好还是尽力带过来吧,万一有感染什么的就糟了。

你看了看猫跑走的方向,叹了口气说,我尽力。

评论(27)
热度(358)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