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影子的新娘

影子的新娘,她的婚纱是丧服的黑色。

娇弱而苍白的少女,日夜受着阴影的庇护,在漆黑中的漆黑里模糊地微笑着,披着长长的黑色头纱。
她请人为她拍一张结婚照片,她坐在阴影里,双手驯服地放在大腿上,对着镜头说:请开始吧,我的未婚夫已经到了。洗出来的照片是黑色的。
她从光明走向黑暗之处,每走一步蜡烛就熄灭一根。黑暗潮水一样的涌上来,从背后环住她瘦弱的腰身,新郎的吻带着古老而彻骨的冰冷。她流下泪来,眼睛依旧看着太阳。
我走近她,走进那冰冷的阴影里,我从未感觉过那么冷,阳光明媚却一无所用。那影子从它被冻结的喉咙里发声,恶毒地在我耳边絮语,让我快些走开,离她远一些。新娘蒙着长长的带花边的黑色头纱,无言地盯着我的身后。然后那影子将我推开了。

新娘们,被某物所占有着。

评论
热度(32)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