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红曜

挺喜欢自己闭关以后正式写的这一个短打,就不设权限了。
自家黑组,大概是浪人和艺妓的世界设定。
Novan:丹波 雾晖
Crane:鹤川 鹭     
看个乐呵。

不自知,也不自制!

黑发的青年于是这么气冲冲地走开了,脚下用的力像是要踏个坑出来。他手握成个拳头,心里翻来覆去都是这一句话:不自知,也不自制!

那罪魁祸首跑出来,脚步踉跄着跟着他,口里哝哝地唤着他的名字,雾晖,雾晖,你等一下——

再怎么唤他也没用!他雾灰色的眼睛里正盛着好一腔怒火呢,只消瞥她一眼,她就收住脚不敢再走了;可是等他一转过头去,她又迈开步子追上来,呜呜咿咿地叫他等一等,像只丢了妈妈的小奶猫一样跟着他,想要抓他的后襟。

你回去,他气势汹汹一甩袖子,我不管你了。

丹波大人!少女急得都快要叫起来了,你今天怎么啦!

你问我怎么了,青年冷笑一声,把手拢在袖子里,烛火明明灭灭地恰巧藏了他半张脸:我还问你怎么了呢,小姑娘,你长胆子了,不卖艺改卖身去了?

是他强拉我,十六岁的艺妓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掉,这一气一急就生出了委屈。我又不是故意的……呜,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呀……

鹤川觉得实在委屈得紧,急于想把事情解释清楚,眼泪又止不住,频频拭泪擦的小脸通红,打着嗝儿,话是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就半垂着头,跟什么做斗争似的定在哪里抽噎。

雾晖心疼她这样,再冷静下来想想也是自己有错在先,只是看到她露出半个肩头就要发疯了——归根结底,她是个艺妓,带个脏字。他一个持刀的浪人,得了屋主妈妈的允,算是这里的半个守卫,都不算内人,没什么资格管这些。

但她真是不自知!他愤愤的想着她媚眼如丝地为客人斟酒,眼角上带一点不显山不露水的驯服,口唇鲜红,靠近她时空气里有木兰的香气。脚上拴着串掐金的小铃铛,是那当红的一青太夫给她的,说衬她足踝纤细再好不过,她喜欢得紧,于是睡觉都抱着;小孩子脾性,木屐不好好穿着,就单穿个足袋上上下下地跑,显出她下肢的小巧玲珑来;还有,是谁给她找的衣服啊,太大也太松了,动一动就会露出半个少女正在发育的粉白胸脯和她藕白的上臂,还有天鹅似的脖颈和形状漂亮的蝴蝶骨,这些都叫那些酒客看了去——她可没有自觉——他是要嫉妒疯掉的!

鹭哭的更凶啦,这妆容怕是不能回去见客了。雾晖蹲下从怀里掏出一张方帕来替她拭泪,她却赌气一般地扭过头去,倔强地用袖子掩着脸,咬着下唇默默地哭。他捏着她的下巴把她头扭过来,好一张漂亮的脸蛋儿哭的肿肿的,他有点心疼也有点好笑,伸手就在她脸上掐了一把。她受惊似的停了一下,然后伸脚就来踢他,结果被他顺手揽在怀里,僵住了。

丹波大人真狡猾,她呜咽着说,像狐妖一样。

嗯,我狡猾。

丹波大人……讨人厌。

嗯,我讨人厌。

丹波雾晖,她声音越来越小了,他侧头去听:多管闲事。

嗯,他没头没脑地全部承认,我多管闲事,我狗拿耗子。

雾晖,她把头埋进他的羽织里,是个……

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问。

她突然就不说话了,两条细细的小手抓住他的衣摆,肩膀一抽一抽地又哭了起来。

他顿觉一股无奈打心底升起,蹲下来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就这么圈着,也不说话。
她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在他怀里挣扎着,那小胳膊小腿儿在他怀里扑腾得他快要失去理智了她也不知道,只是一味断断续续地哭着,又黑又亮的头发散了大半垂在肩头。

喂,浪人唤她,你别动。难得我想抱你一下,你就不能安静点吗?
小姑娘依言就范,脊背贴着他的胸口,肩膀蹭着他的颈侧,还一抽一抽的。

他想了想,索性盘腿往地上一坐,把她放到腿上搂着,面朝着夜幕星河,背后是整栋青楼的春宵帐暖。

生娘,他自顾自地絮语着,来这种地方?

他不禁回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时候她十四岁,主业还不是艺妓,是伺候妓女们。她在院口那棵开得如云似霞的樱花树下朝他笑,笑得明艳动人而毫不自知,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来这里的男人都是对她们有所求的。他被这一笑彻底掳去了身心,那时候一天到晚往这里跑,来往人都以为是为了某个摆架子的头牌,但他只是为了看她一眼——看她笑。

得啦,我看你相思病害的挺苦。屋主妈妈是个银发的年轻女子,她轻松地笑着,手里雕花错金的烟管指着他:你来我这做个守卫,天天看她也方便。

他哑口无言,于是向她深深一拜。

鹭总要出去接客的,时间问题而已,她这么好看,说不定也能成名。这是她的幸运,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的钱不多,不足以赎她的身,但也够买她两晚陪酒,或者别的什么。但他不愿意。他是真正爱她的,因此他就不愿用钱来让她干这些龌龊事情。

但万一她被别人——

他不愿再想。那天你怎么办呢,他脑中有一个声音反反复复地问他,你要怎么办,你想怎么办?

我怎么办呢?他轻轻地问,然后低头看她。

鹤川鹭睡着了——本来就辛苦,还大哭了一场。忽略那交错的泪痕,她的睡颜恬静又安详。他捉起她的手细细地看,练习三味线的伤害对这么娇嫩的手来说尤为明显。他把带伤的指尖放到唇边碎碎地吻着,每一下都是极深极重的恋慕。

评论(2)
热度(7)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