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BSD第十六集和本家小姐的一些不明


其实我看完十六集以后心中是不能平静的,洗澡的时候想到,如果自家小姐在那儿,孩子们是不是就都能获救了。


答案是:不能。


为什么?


首领不允许。


首领特意把孩子们的住址泄露给mimic,就是为了逼唯一能与纪德抗衡的织田作之助出战。
遵从上司的小姐,会袖手旁观吧。或许是哭着在的,或许车辆爆炸的时候她就留在旁边···捂着嘴不要让自己哭出来。听着撕心裂肺的嚎啕,然后逃走了。


又选择了不用受到谴责的“服从命令”呢,小姐。放弃思考的盲从的小姐,继续用死者延续着生者的生存。


一个自私的利己的人,或许森欧外还会要求她对车下绝对防御以防止织田作被误伤,但她会拒绝。
“那样他就会知道是我在这里漠然地放他们去死了···我不想被憎恨啊。”
真是残忍的家伙。所以就受着良心的煎熬吧。


真是有意思,我一开始创造小姐的时候完全没想这么多,如今却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的看她。
她的过去是朦胧的,她的姓名是不存在的,她的信条是脆弱的,她的生命属于能够对她发号施令的人,她消极地对一切都包容,对一切都反抗,反抗然后接受,接受得那么自然,就好像她从没有反抗过。


能防御一切伤害的绝对防御。实际上,这个异能更像是一个嘲笑,因为她不在救人的那一边,却手握着最强大的保护他人的力量。


一个只听从利益和权力的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你说她追求这些吗,她不追求啊。她好像没有自我意识一样,不动脑子地跟随指令行动,然后任务一过一切都烟消云散,该说她活得轻松,还是不负责任呢?但是在无条件的服从之下她却是意外地高傲,高傲到谁都不能压碎她,想着厌恶却毫不犹豫地去做了,她究竟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看得很透又深陷于此,大概还是修为不够,自暴自弃了吧。之前谈到过的那把四十米长刀里头稍微能体现出小姐一点点真正的不为利益而为情分,所谓“义气”的东西,然而我不太想写大刀。


感觉小姐更像是一个自暴自弃的家伙啊,不像太宰那样,太宰会藉由自杀来寻求生命的意义,她则是只要活着就好了,活着的意义就是别人给她的定义,她能做什么,她擅长什么,她还有什么价值,她的资本几何。


这是“绝望”吗?象征性地挣扎着,实际上早就死透了。放弃去站到救人的那一边,放弃了自尊和底线,徒劳地逃避着周身的黑暗,同时欣然接纳。
“随便怎么样都好了,那就这样,反正我只是服从而已,顶多算从犯吧?”

哎呀,我的天哪,我亲爱的小姐啊我无名的小姐啊,你有怎样的过去,你的真实面貌如何?

我全都不知道。


但是总感觉,她应该遭受过极大的背叛吧。


———


以及一些细思极恐但一直没敢说的东西

假如说,衣服算一层防御,人体算一层防御的话,小姐她的能力几乎是可以被成倍拉长的,假设冬天,四件衣服套着,加一个人体,她就相当于可以给自己一天叠五个防御。

再变态一点,一层皮肤细胞一层皮肤细胞的算的话···

太bug了,所以我还是决定放弃思考,坚持我的一天两次理论。


评论(3)
热度(19)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