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太宰相关】凌晨闲话 02


【听说,在凌晨给人打电话的人往往心怀鬼胎。】


——


吵架了。
重复三遍,本篇关于太宰是否有爱的意识流。

警告警告警告 如有不适请勿观看
被吓到作者不负责

警告:会造成不适,因为讲真的,这篇的宰,太让人心碎了,写完以后我都是蒙逼的,诚心希望想看甜不拉几的东西的姑娘们出门找别的粮食,我家宰一直没什么正常的地方,避雷。


——


—凌晨闲话其二·沉默—

“我说啊,小姐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呢?”

换作是寻常人家的小姑娘估计早就红了脸了吧,太宰治生的一副好皮相,天生带撩,一颦一笑还有嘴炮,三千红花,哪朵不是绕着他开的。

可惜是我,我是棵野草,野草有野草的骄傲,入秋了都不能好好睡觉开个屁花。

我在心里也在脸上翻了个大白眼,深吸了两口气才把自己的愠怒从声音里去掉。

“什么时候?几天?多少人?报酬呢?”

“哎呀小姐——”我一听他这个语气就是要和我讨价还价。

“别逼逼,”我说,“你再多嘴一句你就去找与谢野医生,她把柴刀一扛,你就和你今生的烂桃花说再见吧。”

“小姐呀,”哎哟委屈了开始委屈了,太宰治压的声音都能掐出水来,“与谢野医生不愿意帮我处理,我才来拜托你啊!”

我的后背陡然窜出一阵鸡皮疙瘩。“所以你就找我?要不要脸?”

上一次鬼迷心窍答应他以后,那水灵姑娘哭的梨花带雨地拽着我的衣摆抽噎着说我是真心爱他的那个场景,如今再想起来,简直令人遍体生寒。
求心理阴影面积。

“小姐——就这最后一次啦!”

那姑娘哭的眼睛都肿了,太宰还是那个表情,温文尔雅衣冠禽兽地笑着,眼里不带半点温度。我愣愣地杵那杵着,任由自己的衣服被鼻涕眼泪糊了个遍。
“我真的,我真的是很喜欢太宰先生——”
傻丫头,我皱着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那又怎么样,他不喜欢你啊,你对他来说是即用即丢的殉情道具你不知道吗?
太宰治松松地挽着我的手,我的指尖冰凉,而且感觉到恶心。我天,早在黑手党里就有人说过太宰治是个完美的情人果然不错,他有张好脸,嘴巴也甜,足以把人扼死在他的罗网里。我天。
那小姑娘还在哭。

〖太宰治是个完美的情人,然而仅此而已。〗

“小姐?”
“你……你这次又骗了谁?”

人们对我侧目而视。太宰骄傲地站着,不发一语,不做解释,他的另一只手插在兜里,我怀疑他只是在思考今天要不要跳河。
进退维谷啊,这种感觉比枪战中躲在破碎的掩体后,比淹没在充满恶臭的贫民窟里更难受,我只能摁着自己想要揍人的手乖乖扮演一个冷漠无情的女友角色。
我不能安慰她。太宰更不能。

这个骗子。

“大概是在委托时遇见的女孩子吧……名字什么的,不记得了。长着可爱的会发亮的眼睛,就好像太阳一样。”
“你又没有记住名字啊……”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没有爱的家伙被爱包围着)

“名字什么的不重要吧?小姐不也没有名字吗?”
“起码你记住该怎么称呼我了,虽然你称呼所有年轻女性都那样。”
“小姐的‘小姐’在我心里可不一样哦?”
“不一样?”我冷笑一声,困意全无:“你的不一样就是天天让我干这种槽心的劳什子?”

(不对 他没有骗人 他只是一视同仁而已
这个可怜的 可悲的 悲天悯人的家伙
他的眼中只有被夕阳镀上金色的波光粼粼的死亡 因为那会反射出生命的火焰
他所不能及的 纯粹的欢乐)

“小姐!这次真的只有她一个啊!”
“我信你才有鬼!你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个所谓的女朋友,你就不能自己去拒绝她吗!”

(他想证明他有爱
只是不爱她罢了
然后找一个屏风
把自己遮起来
别让她看见)

沉默。

(可怜的可悲的家伙
你在害怕吗?)

“小姐觉得……我很残忍吗?”

是啊,你这家伙,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就只会温柔地伤人和不温柔地伤人。哪怕是笑,也让人感觉心冷。
真正感到高兴的时候,又把自己藏起来,张牙舞爪地挥着爪子。多胆小的人才会这样,怕鲜花和赞赏大过枪口和匕首的寒光?

“我不了解他。”织田作这么说过。
“织田作先生?”
“大概小姐也是吧……只是他在面对我的时候更放松一些。说到底,不过还是个小孩子啊。”
说着想要交换工作的话,藏着想要逃的心。

“你有打心底地感到开心过吗,太宰先生?”
“大概是在自杀的时候……”
“那不是快乐。”
“……”

“太宰先生,”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不是……”

其爱之深,其罪之厚,因为太过珍惜所以不屑一顾,因为太过渴望所以不敢出手,因为太过喜爱而不愿抬头,因为太过出色而无法逃脱。


【最年轻的干部,天生的黑手党】

有谁想要这个头衔呢?

“小姐,我知道。”他说,“够了,晚安。”
然后电话就挂了,而我在床上辗转直到天明。

真是个骗子,明明那么有那么深的爱。
虽然是残忍的,平等的爱情。


—TBC—


小姐比宰大一岁。


以及,凌晨闲话的每一篇都是独立的,不要好奇为什么他们上一次还在冷战下一次就又开始掐。
【包容一切的没有希望的平等的爱,畏惧着光明所以投身于黑暗,在黑暗的保护下才敢去直视】大概是这种感觉。

他们·真的·不是·cp。
小姐很容易陷入消极的害怕伤害别人也害怕被伤害的怪圈,厌恶着消陨的小姐却无穷无尽地受到外在和内在黑暗的劝诱,这种摇摆不定的家伙根本没有可能成为拯救者,顶多同谋而已。如果论起迷茫程度,我觉得宰都没她强。她的处世底线除了情分就只有报酬而已,可怜的东西。


不对,我原本想写糖啊???啊?!!(抱头)


评论(3)
热度(80)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