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太宰相关】凌晨闲话 01


【听说,在凌晨给人打电话的人没有安全感。】

——

关于武侦宰与小姐的凌晨电话粥。常说糊涂脸水清明枕,那么在人一天中最没有防备最口直心快的时候打上一通电话会发生什么?

注意:不受等级束缚后的略刻薄冷漠的小姐,毫不忌惮后果的套路宰,很多对话,很多人生问题。虽然标了01但不一定有后续。

——

—凌晨闲话其一•漫谈—

太宰治喜欢在凌晨给我打电话。

我不知道他这种夜猫子究竟是对凌晨晦暗不明的暧昧气氛情有独钟,还是单纯想听我被一通电话拽起来以后想发火又无力的气音,我不知道,实际上也没兴趣知道。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在他是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是我半个上司的时候如此,在叛离港黑加入武侦后也是如此——不记打,烦人。

“喂?小姐?”

“太宰治,”我往被子里缩了缩,“快到冬天了,你如果再挑这种**时间就不要怪我把你拉进永久黑名单。”
大冷天叫人起床的都应该被判刑,枪毙一分钟。

对面的人轻声笑了一下,显得不以为意:“小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用敬称的?”

转移话题。“从你不再有调动我的权力的时候开始,”我打了个哈欠,“太宰,我们早就不是从属关系了。”

“啊啊,冷漠起来的小姐也很动人。”

……去了武侦之后还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
……福泽谕吉你???

“那小姐觉得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太宰治在电话那一头,声音里的笑意晃晃悠悠地像要溢出来,“狼狈为奸?”

“……我们是没什么交情的旧交,太宰。”忽略那个奇怪的关系,我叹息道:“我熟悉你,但不了解你——你也是如此。”

太宰:“小姐今天真是格外煽情。”
我:“滚,难得你给我打一次电话一不是有事相求二不是套情报,我就是塞你两百部肥皂剧套路你也得给我乖乖忍着。”

“是是是~”我能想象他在另一边笑得贼贱还做出举手投降的姿势,“小姐在做什么?”

“用电话把我从被窝里拖起来的人没资格问这个问题。”我没好气地回答,“你又在干什么?”

“看书。”
“《完全自杀手册》?”
“聪明。”
“没追求没长进,太宰先生。”
“小姐不在的这几年我尝试过无数闻所未闻的新方法哦。”
“你要是想死连绝对防御都救不了你,把药让给有救的人吧。”
“谁叫那些自杀方法那么痛苦啊——”
“入水呢?你是不是自带救生圈,还有被救体质?诚意呢?”
“对天发誓我的诚意可是完美无瑕的,入水是非常美妙的死法,而殉情入水如上天堂。”
“看你这么多次没死上帝他老人家估计不愿意接你这个劳什子。”
“那是因为每次的殉情对象都不好,要么临阵脱逃,要么根本就不懂自杀的艺术。”

“那就这样,”我说,“你就去你喜欢的河里泡着,看看有没有古道热肠又合你眼缘的漂亮姑娘愿意舍生取义,你把她拽下水就行了。”
“可是殉情不是双方同意有什么意义啊小——姐!”
“说好殉情结果独自获救也很没有道德啊太——宰!”

太宰在那一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小姐今天似乎可爱一些了?”
“随你怎么想,”我在床上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你用殉情这个名号骗了多少纯情少女了?”

短暂的沉默。“小姐想知道?”
“不想。”我敏锐地意识到这不是个好话题。
结果他自顾自地接下去了:“还没有。”
“那就好。”我长出一口气。
“就这样?我还以为小姐会说‘魅力衰退’这样的话,毕竟和蛞蝓又待了几年嘛。”
“关中也什么事,没人想和黑手党殉情,黑手党也不会允许干部自杀,你的魅力没有跨越生死界限,不怪你。”
“哎呀好刻薄——”
“刻薄什么。要是森先生知道你的癖好开始向女性下手,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森先生?哦,森先生的萝莉控呢?”
“病入膏肓。”
“我猜也是。”太宰治咳嗽了两声,“小姐过得怎样?”
“没了你,只能说生活轻松了不少,任务倒是繁重了。”我撇了撇嘴,“A——A不顶用。中也天天出长差。”我都快被逼成半个干部了。“几年了,太宰,不觉得说这个太晚了吗?”

太宰:“心疼小姐。”
“……喂有点诚意啊?!心疼我就帮我搞点文书校对……哎不行暴露组织机密……哎呀好烦好累怀念首领给我许诺的游民生活。”

“小姐。”
“嗯?”
“小姐觉得开心吗?”
“大概是快乐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听筒里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小姐过的很累,但很幸福。”

“你也开始煽情了啊,太宰先生。”
“哎被小姐发现了——”
“废话废话哪来那么多废话,”我看了一眼时间,“去去去,我要补觉,晚安。”
“晚安。”

—FIN?—

突然想写温暖的聊天,漫无目的的真正的聊天

估计以后会变成周更吧……客观条件限制



评论(10)
热度(116)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