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港黑乙女】 不如一死 02


妈的太宰。
女主的异能不是攻击性的,所以她体术比较牛逼。
注意,没有爱情。

——

芥川被打发到医务室里自行处理了,太宰治特别贴心地叫人给我弄了小杯装的抹茶味哈根达斯,我边吃边在场内巡游,看到一半就把胃口都败光了。

我不知道芥川在这里杀了多少人。
俘虏还是叛徒,都不再重要了,因为他们已经变成了墙缝里化不开的血渍。

“我出去一趟,”我捂着嘴说,“太宰先生,您该清理一下这儿了。”
“是这样吗?”太宰治伸手在我的冰激凌里挖了一勺,表情纹丝不动:“小姐不要多吃这种冷的东西。”

我白了他一眼,索性把整盒都塞他怀里。

“我去去就来。”我一边在衣角上蹭着手一边说。
太宰颔首,阳光斜照在他的半边脸上。

——

医务室离这儿不远,小跑一段就能到的距离。
果不其然靠门的地方坐着芥川。

他特别警觉,估计在太宰治的预防针下早就把我当成了十恶不赦的抹除对象,一听到脚步声开罗生门,注意,是脚步声,我都没看到他人在哪儿,罗生门就呼呼地冲过来了。

啧。

这是我被罗生门咬住的时候的唯一想法。

我觉得芥川指示着罗生门咬下去的时候是有点懵的,罗生门也应该是有点懵的,因为他发现我是一种超脱于时间和空间之外的生物,简单点来说就是咬不碎撕不烂吃不下去。
我就这么开着绝对防御和黑兽僵持着,然后它凝固了一会儿,把我放开了。

我以为我脱离危险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又咬住我的胳膊往外拖。
感觉有点像不准主人出门的小狗,虽然是反方向的。

……呸,鬼才是小狗!

我这个时候只能庆幸我的防御时间有两分钟多,在我右手胳膊的疼痛中我判断罗生门运动速度极快,而且眼看着就要把我往芥川身后的墙上扔去。

我这下终于明白了,妈的太宰,这家伙要取我狗命啊。
我翻了个白眼,趁着罗生门擦过芥川的时候抓住他的领子把他往后一提,抓住我的黑影随着我的动作顺势往前一带,芥川下意识一停一收,在停顿的时候我松开了抓住他后领的手,左手握拳冲他脸上打去。

绝对防御时间结束。

你这一次最失败的事情就是只抓了我的右手。
我咯啦咯啦地松着指关节,因为老子是左右手全能。

小子,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

实际上,芥川是真正的天才。

我没有半分嘲讽的意思,听太宰说芥川是他两个月前捡回来的,不仅能抗过非人的训练,还能遏制住一些常人下意识会做出的弱点动作,实在是难能可贵。

但是我并没有说过这样就能和我怼。

有异能也不行。

“你弱点还是很多,”我把他头扶正了与我目光平视,“你要听吗?”
他不说话。
“不说也行,”反正我总是要讲的,“把头抬起来,哎呦看这儿青的,太宰混蛋,这都陈年老伤了也不给治治……”
然后我看他又要爆罗生门,赶紧双手合十给他道歉,好好好我不说太宰先生坏话,我垃圾我混蛋。
他就把罗生门收回去了。
意外的好哄。

“……你为什么要收手?”他突然问我。
“嗯——这个啊,”我拿个酒精棉球给他消毒,疼的他一颤一颤的:“你不也收手了吗?而且我不打伤员。”
确实,在我扼住芥川脖子的时候,罗生门就在我背后。
然后这家伙就一下子倒下去了,脸疼的煞白,吓得我赶紧滚进屋里找医药箱。
“我不是伤员。”
我拿着棉球的手往下一摁。

听说你不是伤员,嗯?

如是这么几回芥川连罗生门都懒得爆了,乖乖坐着让我上药,这家伙一看也是不会照顾自己的,青一块紫一块旧伤叠新伤,肋骨根根分明,我在一边心疼地啧啧咂嘴一边在心中大骂妈的太宰。

他估计是觉得让人帮他上药挺没面子的,毕竟还脱了上衣什么的,就是不给我看脸。

“芥川龙之介,”我头疼地喊了他全名,“你要是不转过来,我下次就给你带面小镜子,你想像小姑娘补妆一样给自己上药吗?”
他身子一僵。
转过来了。

哎转过来就好说话了,我心满意足地想,一边就开始跟他拉家常:

“芥川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①
“芥川啊,你要不要来跟我学?太宰教的我基本上都能教,待遇还比他好。”

他眼神一冷,想用罗生门把我摁到墙上去,突然发现自己衣服已经被扒了。
所以他只能摇头。

“芥川啊,你不给自己吃点好的吗?”
“……太宰先生说还没有资格。”
“你知不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革命?”
“就是指干活。没有好身体是爆发不出强大的实力的。”
他似懂非懂地点头。
“太宰先生一般都让你干什么?”
“……训练。”
“……没了?”
“没了。”

……妈的太宰。

“那你觉得,”我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我是说,你觉得太宰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强。”干脆利落。
“只是因为强你就敬仰他吗?”
“是的,因为力量就是一切。”

我看着他的眼睛。
那是没有高光没有神采,仅为骄傲和力量而活的生命才会有的眼睛。

我哑然。

——

由于芥川坚定地要自己给自己绑绷带,我就先离开了。

回到地下室的时候太宰治倚在门边,手里捧着杯不知道又差使了哪个可怜家伙跑腿买来的冰咖啡,明显是在等我,隔着老远向我招手。

“我来晚了。”我说。
“小姐来的不晚,”太宰治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芥川君呢?”
“我把他浑身上下倒腾了一遍,”我说,“他还在弄。”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
“小姐似乎想说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说。”
“我猜猜,”这人根本没管我,“小姐想说为什么要对芥川君那么严厉,对吗?”

“你管那叫严厉?”我眼睛一翻也顾不得什么尊称了,“你会毁了他的!”
你是在训狗吗,我差点就要抓着他领子冲他吼了,芥川龙之介还是个孩子,他不应该现在就只知道追随力量!
太宰治意味深长地斜觑了我一眼,眼睛里都是悲天悯人的神色。
“小姐,”他单手摁在我旁边的墙壁上面对着我,“你真的是黑手党吗?”
“我不管这是不是黑手党,”我以一种相同的强硬瞪回去,“这孩子会被你毁了的。”

“所以说呢?”太宰治慢条斯理地拨弄着他的绷带,“小姐打算怎么办?”
你打算怎么办?你要杀了我吗?还是把这孩子抢走?

我噤了声。
我突然意识到没有办法救芥川,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因为正确的办法不在我这里。
天哪。

「太宰治敌人的不幸之处,在于和太宰为敌」
他总是对的。

“……抱歉。”所以我低下头咬紧牙关,“非常……抱歉。”
然后我的后脑勺就重重地磕到了墙面。
“你说什么?”
好疼。
芥川,你也受过这样的苦,比这痛百倍的苦吗?
“我说……非常、非常抱歉……”
“抱歉什么呢?小姐?”
太宰治抓着我的额头,他的手恰好捂在我的眼睛上。
我从额发和手指的空隙中抬眼看着他。
“抱歉忘了——忘了身为黑手党的守则——”
“虽然不是三大守则之一,”太宰治松了手,“但是服从上司也是必须的,听明白了吗?”

虽然你是对的……
但是我相信……总有救赎存在。

“是。”我说。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

——

打归打骂归骂,上司教训完以后,活还是要干的。

“刚才那么对小姐确实是失礼了,”这人毫无诚意地跟我道歉,“小姐想要什么补偿吗?”
“想吃冰沙。”我用同样毫无波澜的声音回答他。
“也不是不可以,”此时太宰治又换了种老妈子看孩子的眼神,“小姐没忘了来这里的初衷吧?”
“陪练。”

“对了,”他打了个响指,“不如这样吧,小姐赢了就有一个月的免费冷饮供应,芥川赢了小姐就要供应我一个月的蟹肉罐头。”
“这怎么想都是您占据绝对优势呢。”我冷哼一声。
“哪有的事,”太宰把手一摊,“小姐很厉害啊。”

“所以?”
太宰治把两根食指叠在一起比划出一个叉,笑眯眯地看着我。
“小姐不许使用异能。”他说。
“我刚刚才对自己用过,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是知道,但是对小姐来说,肉体和衣服可是两个物质呢。”②
“啧……”我咂了咂嘴,伸手与他相握。

「人间失格」

“这样就行了吧,”我甩了甩手,“您是要我死?”
“没有的事,”太宰治说,“小姐这么可爱的人,是要和我一起去死的。”
“深感光荣。”我翻了个白眼。

等我真正和芥川开打的时候,我才知道,芥川把我当做敌人,而太宰,是个记仇的家伙。

—TBC—

①:芥川对他人隐瞒银和他有血缘关系。

②:“我”的能力绝对防御,一天只能对同一物体使用一次,防御时间超过两分钟不到三分钟。所以防御相当于可以在衣服上施加一层,肉体上还可以施加一层,肉体不受伤害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五分钟左右。

我家的乙女和别人家的不一样系列
说好的打宰呢
被宰打了 剧本不是这样的
就这样吧,发了两天欢乐向,该醒醒了

评论(6)
热度(90)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