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港黑乙女】 不如一死 01


因为没有明显的对哪个人物的感情所以这种东西就用“港黑乙女”来表示。

主要人物为【黑时】太宰和【黑时】芥川。

是“人生乃是无序组合”完结后的故事。

主角依旧是“我”,全黑手党上下统称“小姐”,名字被抛弃掉了,不明白的请戳头像观看“人生乃是无序组合”系列。女主欠缺耐心,性格死板认真,喜欢吃所有冰的东西,异能是绝对防御。

本篇又名“不要和身为黑手党的上司吵架”。
高黑预警,有打芥情节。

——

我本来是可以好好窝在家里,继续干我如同游泳比赛救生员一般可有可无的工作,领着薪水享受着补贴,做一个名义上的保镖,和一条实际上的咸鱼。

然而我干了件让我后悔的事情。
我和太宰治吵了一架。

——

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我单方面发火。
正因为如此,后果才会更可怕。

起因是太宰约我去吃饭,据说是想表达一下“小姐在船上那么费心费力”的感恩之情。

鬼才信咧。

然而闲得发霉的我答应了,我一开始有点犹豫,但是听说他不会带中也以后我就同意了。
因为中也不仅酒量差,酒品也差。
但是,我确实不应该答应的, 不管有没有中原中也。

众周所知,太宰治是个自杀份子,还是那种无时无刻不想着自杀,自杀路数还特别奇怪的人,如果不是他的丰功伟绩和缜密心思,说他有病也不为过。
但是我本人是非常重视生命的。
我认为,自杀是对生命的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作死之路由此开始。

——

我不想复述了。

一个如同套路般约定俗成的的开头,太宰治扒拉他的蟹肉罐头扒拉到一半,叫了瓶清酒,眼一抬就开始纠结他遥遥无期的自杀之旅,从新式的洗衣粉到复古的入水,从不那么靠谱的毒蘑菇到看起来有点靠谱的割腕,我在一边百转千回地扒拉着自己已经见底的味增汤碗,觉得嘴里都是河水和洗衣粉的味道。

妈的太宰。我叹息。

“说实话太宰先生,”我叼着勺子问,“我一直有个问题。”

他嗯了一声示意我继续。

“既然是死,”我跟他比划,“我说,自杀,为什么要追求美感?反正都是死了,为什么不能追求一点比较实在的,比如说从三十楼楼顶跳下去什么的?”

太宰治恍然大悟地一点头,你说的很对,给我推荐个楼我去试试。

等等等等,我一把摁住这个跃跃欲试的自杀狂魔,心中感觉好像自断了什么后路。先不提你那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要是因为我的建议真的死掉了,我就可以感受森鸥外大人手撕下属了。

“那小姐其实还是不希望我死喽?”

我沉默了一下,从嘴里拔出勺子戳着碗底:“实际上太宰先生,我觉得自杀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对什么?”

“对生命。我觉得,如果说死是只有一次的昙花一现的艺术,那生应该也是只有一次,但是打磨时间更长,更需要耐心的艺术。追求死亡的人,只能说是没有耐心。”

太宰治不说话,他就是眉眼含笑地看着我。

我觉得他如果上过学,一定是那种老师最无可奈何的学生,成绩优异,作恶多端,成天拐骗人家小姑娘,不记打还能把老师耍的团团转,大旗一挥全校都敢跟着他造反的那种。

然而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昏头了,没有在该刹住脚的时候刹住,才导致了现在这个情况。

在我单方面结束了那场令人不快的饭局后,我几乎是愤愤不平地跑出了店门。
我想,我大概是在痛恨太宰治的不争气吧。

正因如此,我才忽略了回家路上一些异样的情况,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真是福大命大。

——

“我拒绝。”
“小姐这次拒绝无——效。”
我能想象出太宰治一脸欠揍地在电话那头比划出一个大叉,我咬咬牙,心想妈的太宰,妈的干部。

虽然直属于森鸥外大人,但我的地位实际上低于任何一名成员,只是因为不隶属于任何一个部门乃至小队,所以也没有人使唤我。

“你不是有属下吗?为什么偏偏要来找我?”
“那些属下都太弱了,一下就会骨折,严重点还会直接被腰斩,根本起不到陪练的效果嘛。”
“中也先生呢?”
“蛞蝓不肯来。”
“那……那织田作先生呢?”
“我一般不会去麻烦他的。”

这就是你麻烦我的理由?哈?

“总而言之,”我深吸一口气,“太宰先生,外面三十六度,我不出去。”
“小姐家里的冰激凌存货要空了吧?”
“……是啊。”
虽然不懂你为什么要提这个,更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恶寒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小姐如果来的话,我就差人给你送两桶过去。”
“……您就这么使唤人?”
“小姐要什么口味的?”

我简直要给他下跪了,我服我服我心悦诚服。

“抹茶。”我夹着手机起身去收拾装备,“您需要我几分钟以后到?”

——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太宰治养了条恶犬,据说是从贫民窟里捡来的,名为芥川龙之介的恶犬。
据他所言,那是天才。

太宰治在电话里说的,是要求我做个陪练。
芥川龙之介的陪练。
再挑明一点,就是让我跟他怼,美其名曰实战训练。

我一开始是觉得没什么的,小孩嘛恶又能恶到哪儿去,年龄问题限制身体素质,就算未来是头狂犬,现在也凶不起来。

然后太宰治领着我走到地下室的门口,开门的一刹那我就知道我错了。

黑色的巨兽直接撞碎门板冲了出来,眼中的红光直接被速度拉成一道细线,一开始是一头,然后在冲出门外的那一刻立刻分裂成多头生着危险犬齿的巨颚,它掠过水泥的墙壁如同切开黄油一般利落,扑面而来的劲风让我明白这是针对我的攻击。

空间狭小,那几头黑色的怪物狂吼着扑来的时候我就明白我逃不掉也跑不掉,唯有一个办法能让我得以逃过一劫。

我把刀架在了太宰治的脖子上。
黑兽在扑过来的瞬间刹车,然后停住。

“出来!”我深吸一口气,稳住声线冲门里喊道。

看到这家伙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用了人间失格我就知道我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太宰治的套路。
因为这人还有心思在我的手上掐了一把,用指甲尖掐的,疼的我一抖。

“小姐刀下留人啊。”
“我拒绝,”我冲地下室里的黑暗努努嘴,“老子怕黑。”
“小姐,”他叹了口气,“我比你高。”
然后他就对我使用了过肩摔。
我的刀还架在他脖子上。

其实想想也对,我是因为站在太宰治后面,踩着楼梯和他基本平齐才能迅速作出反应,如果我要押着他站到平地上,要么他下腰,要么他背着我走,不管怎么样都是值得被传颂的黑历史。

但是我下次再也不在这么小的地方打架了。
直接被摔在楼梯最后一级上的我委屈地想。
两桶冰激凌也不行。

——

太宰治不是学生,我在心里骂了我自己一遍,他是老师,不对,是教官。

我从来没见过对学生那么狠的家伙。

攻击我的异能是芥川的“罗生门”,速度快,攻击力强而且行动悄无声息,乖乖,黑手党的好料子,我要是带学生有这么好的素质我就要当宝贝捧着,然而太宰治看到芥川二话不说一脚就踹上去了。
踹的还是肚子。

可怜芥川龙之介,估计在贫民窟里呆过,身体底子不好,进了黑手党又遇到了太宰治这个恶魔,身子骨被他身上那件风衣一衬愈发单薄,这一脚踹的他背一弯,眼看着就要倒。

教官不管,上去又是一脚。这下真倒了,看起来就像只流浪狗被人踩一样。

“我说了什么?”
“出招要快……”芥川的声音还是少年的声音,但是很哑而且断断续续的,不知道之前遭了什么罪:“还要准。”
“你干了什么?”
“我犹豫……咳,犹豫了,因为太宰先生……”
教官啪地又是一脚踹在他脊椎上。这是街头混混常干的事情,在太宰身上硬生生逼出一种生冷凶戾的气场。
“这是借口。”太宰治一槌定音。

我扭过头去。
身为黑手党,我常常忘记自己处于黑手党之中。
我没有办法冷着眼睛去看在地下匍匐着的芥川龙之介,正如我的异能虽然是绝对防御却没有办法保护他一样,这是自私者的游戏和世界。
太宰治有权力也有手腕,单凭他是干部一项就可以把我压的死死的,所以我不能干涉他。

「生也是艺术,求死者皆没有耐心去认真琢磨」
我想起我说的话,坐在地下室门口,我背对着阳光,看着阴影里的两个人。
如是活着,不如一死。我这么想。

——

等太宰治教育完学生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不敢正眼看他了。

他本人应该也是察觉到了,收起了一直以来的笑脸走到我旁边坐下,眼睛盯着远处靠墙坐着的芥川。

“有必要那么狠吗?”我发自内心地问。
太宰治把目光收回来看了我一眼,我好像看见了一点怜悯和嘲笑。“小姐觉得呢?”
“不如一死。”我说了真话。
“这说明小姐的信条还是不坚定啊,”他伸了个懒腰,“芥川可不是这样,他可是越挫越勇呢。”
“我不觉得您说的越挫越勇和我们常用的越挫越勇是同一个意思。他都这样了您还要练什么?”
“要练的东西很多——”太宰治笑,“还需要小姐提点。”
我心中一冷。

—TBC—

大概再过一两章就完结了,想表达出黑时宰的可怕。
毕竟是黑手党。
食用愉快,感谢蓝手红心和评论。

评论(11)
热度(101)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