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双黑乙女】Childhood in Mafia 01-02

幼年双黑多好吃啊!

关于一点幼双黑和你的小片段,你是比双黑晚一点进入黑手党的,在A手下干活。
幼双黑多好吃啊!

01

黑手党是什么?

或许对有些人来说是金丝珐琅的眼镜、黑色风衣和枪,对另一些人来说是赌场、钱和快感,还有一些人认为那是恶犬群居之地,一些人认为它是阴影,是机器里的齿轮,是暗处的规则和架在脖子上的刀。

但是对你来说,黑手党意味着一个更现实而且更接近的东西。

死亡。

你拉了拉脖子上的项圈,那种新生的压迫感差点让你哭出来。
你听说过A对其手下的残忍行径,听说他会把手下带进赌场,为了巨额的利益而掐断下属的性命,化为他闪耀的筹码。而你确实是感受到了那个男人可怕的膨胀的欲望,那种无时无刻不在窥视着权力宝座的疯狂令你感到绝望。

如果他失败了,自己会死,如果他成功了,自己也会死。

你戴上项圈,其实也只是为了苟活。
作为没有异能的普通人,你们的生命在A眼里等同于死不足惜,你能做的只有让A感到自己有用,至少为你延缓一点死期。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医生从伏着的桌子上回头,看了看你的情况,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又回过头去写自己的报告。
你像个认错的孩子一般低下头,知道这次是自己搞砸了。

说来好笑,你居然是自己把自己弄伤的,一个小女孩被指派去打扫万年不用的储物间,等半死不活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遍体鳞伤浑身是灰了。

自从被分配到A的麾下,你几乎是没有睡过好觉,那些被化成宝石的人临死前扭曲痛苦的哀嚎一遍遍在你眼前重复,然后化成那个眼角上挑的家伙指缝间落下的珠玉。
由于伤痛而导致的半昏迷状态,居然让你有了一次无梦的好眠……虽然说像你这样的小喽啰只能靠在医务室的座椅上休息一下罢了。

但是就是这样,你才遇到了他们。
虽然说,这不是一个好开场。

02

因为这两个家伙是把你吵醒的。
而你起来的时候,头非常之痛。

“这次单挑还是我赢了,像蛞蝓那样倚仗异能的打法,估计是一辈子也打不赢我的。”
“啧,你不也受伤了——额头上那么大一块伤,你除了躲还会什么啊!”

……好吵。

病房的椅子是连在一起的扶手椅,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旁边传来的震动就像地震了一样,后脑勺搁在椅背上的感觉就像是在做高频率撞墙运动。

“倒是一直在进攻的中也也挂彩了,你总不可能说全都是蹭的吧?”
“……混蛋太宰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的舌头剁下来。”

然后处于迷糊状态的你就做出了一个当时让你很后悔的举动。
你听着声音,直接一手一个拽住了两个人的头发。

……一片寂静。

啊,安静多了。
这么想着的你刚刚准备缩手,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中也?
……太宰?
……?

这个时候的寂静突然让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简直都不敢往下想了。
你听过这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尾崎红叶的亲传弟子,而另一个则是森鸥外大人的。
两人皆是不世出的天才,不知道比你这种普通人高到哪里去了。

然后,你,现在,拽着,他们的,头发。

我离死不远了吧,你绝望地想,要死要死要死我的走马灯呢?

然后你就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噗嗤”,听起来像是有个人没憋住笑了一声。

“别笑啊你这家伙……”这应该是中也的声音。
“不是,我,”太宰应该是憋的很辛苦,“小姐,您不睁开眼睛看一看吗?”

人生一死总要和死因打个照面,你想,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就对上了中原中也的脸。很红的那种。
还有一双漂亮的靛蓝色眼睛。

吓得你一下就松了手,抽手的速度太快还牵动了一些小伤口,疼得你马上捂住肩膀,满心想着的却是好漂亮的人。

好漂亮的人。

明明是年纪相仿的异性,但是却生了一副比小姑娘还好看的皮相,这种事情真不知道是说羡慕好还是嫉妒好。
你在心里撇了撇嘴。

中也看到你捂肩膀的动作,似乎也是被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你你……你没事吧?”
你向他摆摆手表示没事,然后侧身换了个角度,伸长脖子去看后面的太宰。

太宰治正以一种极其,怎么说呢,当你日后回想这个眼神的时候,你觉得这个眼神的正式名称叫“我今天没有带手机不能拍照真是太可惜了”。
所以你当时对太宰治的心理阴影特别大。

“喂太宰,这家伙是怎么……你那个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被中也吓着啦。”太宰治佯装大气的一撩头发。
然后不知道他是哪个地方被牵拉到了,也开始跟你一样捂着肩膀露出一副被人踹了肚子的神情。

差点忘了这两个也是伤员。你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低下头去盯着脚尖。
正是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你看着鞋尖上藏着一点磨砂质感的光明,三个人并排沉默地坐在一起,好像已是多年的老友一样。
你偷偷闻了闻自己的指尖,能闻到发丝上残留的香气。

“今天的余辉很漂亮。”你说。

-tbc-

估计还会有后续(.=^・ェ・^=)当然了写不写的出来又是一回事了

评论(12)
热度(90)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