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双黑乙女】人生乃是无序组合 3.5

第四章实在是太长了……
不得不拆开分成两半,不然很多要解释的完全塞不下
大量私设黑手党出现。
大量私设黑手党出现。
大量私设黑手党出现。
关于私设黑手党,在第四章放完以后会放他们的全设定。

——

“嗯——您不喝杯酒吗?”

——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我稳了一下声线开口问道,抬起眼睛直视着他。他的身上有股若隐若现的古龙水味道。

“其实我们也想准时开始的,”我旁边的姑娘啪的一声把手机翻盖在桌子上,“但是首领跟我说了点事情,所以我们准备提前开始。”
借着余光我看见她转过来把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
“我劝你不要再去摸你的枪了,”她说,“你摸不到的。”
确实,不知从何时开始,衣服内侧微微的坠感已经没有了。

“祀绿。”调酒师似乎不太高兴地看着她,“你又乱摸人家东西。”
她冲他不屑地吐了吐舌头。“略略略,我不收枪你现在还活着吗?”
“大概吧……”他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嘛,所以,”她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笑嘻嘻地说:“您不喝杯酒吗?濪的手艺很不错喔。”
“我有拒绝的资本吗?”我问。
“唔——”她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十分钟后,如果你的同伴来的话,你有。”
“来……的话?”
“祀绿!”被称为濪的男子拍了一下桌子。
“好好好有人要发火了,”她撇撇嘴,“让我们直入主题。小姐,您知不知道您遭人怀疑了?”
“怀疑?”
“我也是从我们首领那里听说的,”她绕着她那一头长而卷的头发,“港口黑手党内部有一封匿名信,指认小姐有叛变倾向。”
“我?”这个消息来的很突然,我甚至没有时间来惊讶,“证据呢?”
“证据的话……你问我干什么,我又没有收到信。”
……你要告诉我事情就有点诚意好不好?
“总之,”她突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反正已经被怀疑了,要不要干脆就叛变呢?”
我艹你奶奶个腿儿这不就是把罪名坐实了吗。
所以我非常严肃地拒绝了她。
“这种空穴来风的事情……连可靠的证据都没有,为什么要去另投他主?”
“您想想啊,”祀绿用一双闪烁的大眼热情地直视着我,热烈程度不亚于你妈给你介绍对象:“您是首领的保镖对不对?这样的话刺杀首领是最容易的。即使没有想要刺杀,万一敌袭时没有保护好上司,流言也会一下就起来的吧?与其到那个时候蒙受不白之冤,不如就把罪名现在落实,这样也不至于去憎恨同僚和自己啊!”
“总而言之这个安利我不吃,”我挣扎道,“我会保护好森先生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首领给你的保护究竟是什么呢?那是保护?还是防范?”
“我……”
“首领不需要你啊,”她笑着说,“以他的实力他根本不需要你,他只是害怕你会成为敌人的一员而已。”

她笑得很愉悦,我在那愉悦之中窥探到黑暗和卑鄙。

“那么,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到底去了哪里呢?”她把我的手抓的生疼,“嗯?他们去哪里了?他们把你丢下了吗?还是说整场旅途他们都起着监视者的作用?你想过吗?你想过黑手党已经把你当潜在敌人看待了吗?”

我说不出来话。
我能感到一种麻痹感从我的舌头上蔓延至全身,我傻愣愣地看着对面的人,然后反握住了她的手。

“起效了,”濪说,然后把祀绿的手拍开:“接下来等人到齐就可以了。”

祀绿把手往衣摆上蹭了蹭。“啊对了,”她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又冲我笑道:“您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您明明一口都没有喝为什么还会被控制吧?”然后她轻快地靠近我说道:

“嘛,鸩之毒,沾唇即死。”

动不了。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现在的话,”濪从吧台里出来走到我背后拉住我的手,“就看您的了。”
“虽然说,刚刚的那番话只是为了让您有个心理准备罢了,”他看着门口,“因为背叛的话语,是一定会从您嘴里说出来的。”

一定?
是啊,一定,他窃窃地笑着,这可是我的异能。

——

实际上,他们比我想的要早来一点。

每过去一分钟祀绿就从我的弹夹里拆一颗子弹下来,那种咯锵的金属声在一片死寂之中显得特别瘆人。那种你不知道别人要干什么的感觉能把人逼疯。

她是个疯子。濪的心声传到我脑海里,你得学着习惯。
这也是异能?我问,我们两个能这样交流?
是异能,他回答的时候依旧抓着我的手,但是前提条件比较麻烦。
要喝什么?
随便什么,他心不在焉地看看表,你的同伙呢?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但是动不了,这种动不了不是外力所致的,而是那种身体自愿起义反抗大脑的脱力感,就像它们自己找到了另一个大脑一样。

“你们来啦!”祀绿欢呼一声从吧台上跳下来,“非常准时!”
“您好,”太宰治微微弯下身子与她对视,“可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我能看见中原中也的手在抖,但是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濪的指尖几乎要卡进我的肉里了。

“这个啊——”祀绿蹦回我这边一把抓住我的另一只手,“你问小姐?”

来啊,濪的声音说,跟我念。

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等等这不是我想说的
您没有告诉我此行的真实目的。
“您没有告诉我此行的真实目的。”
我被怀疑了。不过这怀疑是正确的。
“我被怀疑了,不过这怀疑是——”

我猛地往下一咬,舌尖上的剧痛让我暂时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趁着这来之不易的时间我翻手反握住两边人的手,他们的指甲在我掌心里划出一道血痕。
“太宰先生——!!!”

我喊的同时对面的两个人就开始行动了,他们的速度和反应令我瞠目结舌,中也一把扫过吧台上的杯子在台檐敲碎,然后无数道带黑烟的碎玻璃就带着子弹一样的速度飞了过来,与此同时太宰压低身形直接向我这边冲刺,两边几乎同时到达。

我感觉他的手覆上了我的手。
【人间失格】
然后我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外力把我向外扯去,太宰治换手拽住我的后领直接把我甩开,我立刻收手蹬地借力脱离,借着余光我看见在我的身后有一层亮银色的东西帷幕一般高高升起,堪堪擦着我的脚尖。我听见木制地板破碎的咔嚓声随着那银色的流水接连响起,相信那一定是锋利无比的杀器,中也的攻击几乎是直接沉没在了这片光耀的帷幕之中。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只有我掌心的疼痛感让人明白这一切确实发生了。

“你们来的有点晚。”我抱怨道。
“小姐才是狡猾,”太宰治叉着腰说,我发现他鬓角的头发被削去一块: “明明没有完全受制却偏要等着人来英雄救美。”
“这不能怪我,”我辩解道,“虽然我在喝的时候就给自己加了绝对防御,可有谁想到香水也能算能力媒介啊。”
中原中也咳了一声,以一种深深的不屑看了我们两个一眼,然后向对面抬了抬下巴。

我沿着他的示意看过去,然后看见了镜子。

不对——不是镜子。
是银,液体的光滑的银,返照出我们的影像,在地上投出如同涟漪般的光影。
然后,如同失去了牵引它的力量,整面银墙轰然倒地。

“小鹤也来的好慢。”祀绿跟她旁边多出来的一名女性抱怨,“我差点要死了!”
“你去怪澄和璟去吧,”她旁边的人比她高出两个头,这个时候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澄有硬直……”
“我那个异能是用来藏人的吗?!”最边上的橙发少女嚷嚷道,“隔半天还要换空气我也嫌累啊!”
“你们可以闭嘴了。”站在鹤旁边的银发男人啪的一下合上书。

一片寂静。

我感觉事态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我用眼神示意我旁边的两个人。
好像放着不管他们就会自行内讧。中也点了点头。
嗯。太宰治难得地表示了赞成。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尴尬。
好尴尬啊。

然后我就听见一声枪响。
“你这个开场方式真垃圾。”那个捧着书的男人翻了个冲着中间的少女翻了个白眼。
“我感觉这样比较好说话,璟,”她挥了挥手里的枪,“要不然你来?”
璟叹了口气。
“欢迎来到warden。”他向我们鞠了个躬,“您是……港口黑手党的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

中也行了个脱帽礼,太宰则微微点头。

“那就这样吧,”他拉开一侧未受波及的卡座,“坐下好说话。”

-tbc-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么么。

评论(1)
热度(67)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