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双黑乙女】人生乃是无序组合 03


完全没有想到能走到第三章。
估计会有很多瞎扯吧,感谢给我蓝手红心爱的评论的你们。有原创黑手党出现注意。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下一章应该就end了。
或者下下章?

——

因为某种原因和双黑组一起出任务的我,感受到了来自首领的恶意。
今天到达任务地点,我并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着我。
希望一切如常。

——

今天任务算是正式开始,但是白天我们依旧需要待机,等到晚上再来执行。
毕竟我们干的是阴沟里的勾当,阳光之下可不是我们的行动时间。
“你觉得真的会有……嗯……我说的那种情况出现吗?”从船上下来的时候我问他们。
“嘛,”太宰拿一只手挡了挡太阳,“我倒是觉得说不定都不会开战哦。”
“怎么说?”
“小姐猜猜?”
我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如果是我的话,我觉得首领把我们派到这里来应该是二手准备吧,主要是为了勘探敌情诸如此类的。”我抓了抓头,“毕竟这儿是个小地方……人生地不熟。”
“那小姐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首领要把两大干部派到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来呢?”
“……”说实话他不提醒我我都要忘了这两个让人操碎了心的家伙是干部了。“……人手不够?”
“够了太宰,”中也一把抓住太宰治的肩膀,“你该不会又是跟谁打了什么赌吧?”
“哪有,”太宰笑嘻嘻地摊手,“我只是突然兴起想逗逗认真思考的小姐而已。”
“嘁……”
我现在真的觉得心好累。
森鸥外大人我招惹您了吗?我不就是临走的时候踩了爱丽丝的画吗?她不是在我的鞋上补回来了吗?
死萝莉控!
港黑药丸!

——

“啊——嚏!”
“啊啊林太郎最近是感冒了吗?”爱丽丝挥了挥手中的画笔,“真是的一个喷嚏接着一个的烦死人了。”
“抱歉啊爱丽丝酱……啊嚏!!!”
“好恶心啊林太郎离我远一点啦!”

——

“打扰一下,”我说看着两个已经开始用眼神干架的干部,“你们……有谁吃过早饭了吗?”
他们非常默契地同时看向了我。
“没……有?”我试探性地问。
“我吃不吃早饭都没有关系。”中也表示。
“我也是。”太宰说,“这一点和蛞蝓相同意外的不爽呢。”
“你这家伙——”
我已经不想再理他们了。
所以这一次我终于选择了比较聪明的处理方法——径直走开。
我不管他们饿不饿。反正至少我很饿。
在黑手党里我也算半个异类吧,作息规律什么的。
这么想着的我含泪往最近的一家快餐店冲去。

——

“啊。”太宰治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小姐往快餐店那边去了,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真是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中原中也松开了抓着太宰领子的手,顺便往衣服上蹭了蹭:“非要让我特意加剧这种动不动就干架的气氛,然后制造出一个让她感觉很尴尬的氛围?你脑子的沟回和别人是不是反着来的啊。”
“因为中也很擅长干这种事情嘛。”
“你——算了。再怎么想也是应该给她留下一点好印象吧?而且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也不知道首领是怎么想的。”
“哎~”太宰特意拉长了一个拟声词,尾音还妖娆地往上翘了翘。“在背后嚼舌根是会受到惩罚的,中也难道很喜欢小姐吗——”
“闭嘴。”中也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对她有好感,但绝对没到你说的那种程度。”
“好好好没到就没到,”太宰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的人,“你可别忘了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我没忘。”中原中也把帽檐向下压了压,绕过太宰朝着快餐店的方向走过去:“你也别耍滑头了。”
“谁知道呢,”太宰治耸了耸肩,“毕竟小姐软硬不吃。”
如果这个时候中也回过头看看他的搭档,就会发现太宰露出了他无比熟悉的那个微笑。
那种志在必得的、旁观者的微笑。

——

“所以?”
我一边一口一口地舔着蛋筒一边指着他们在桌子上铺开的旅游地图。

这一次任务的主要目的太宰和我说了,是与这里的新生黑手党【Warden】尽可能地达成共识,这座城市因混乱的权力格局而未被港口黑手党触及,有能力在两个月之内翻新的家伙们肯定不是简单货色。

大概在我吃完的五分钟以后两个看起来是吵完了的人过来给我赔罪,中间不免夹杂着一些“总之都是中也的错”和“一定要找时间杀了你”这样的话,我都当没听见。
“以后,”我摁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真的别吵了。”
没办法,我在内心哭喊,妈的老子真的没办法啊,你看着两个职位比你高战力比你强的家伙在你面前三分钟一小吵五分钟一大吵你怎么办啊。
然后太宰一边说着好的好的一边差遣中也去买了个蛋筒。
当然花的是我的钱,所以现在这个蛋筒归我了。

“不是哟,”太宰指在我手指旁边的另一处地方,“根据情报来说,他们应该会从这里观望战况。”
“所以为什么要拿旅游地图?”中也抱怨,“太小了,我觉得你们两个在讲同一个地方。”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
他被我看的发毛:“怎、怎么了?”
“中也要不要把帽子摘一下?”我问。
“嗯……等等,帽子怎么了?和地图有什么关系?”
于是我和太宰一起盯着他。
“……中也,”我捂住了眼睛,“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隐蔽?这儿可不是横滨啊。”
“小姐的意思是,”太宰善解人意地挥了挥手,“中也给人的感觉是‘老子是黑手党老子走路带风’,太明显了。”
“而且中也要多笑笑啊……”我松开手啃了一口蛋筒,“你看你刚刚去买东西的时候那个柜台的小姑娘都是要哭的表情,白瞎你一张好脸。”
“哈?”中也下意识地揉了揉脸,“这家伙浑身上下都是绷带不是更可疑吗?”他指太宰。
“拆了以后浑身都是伤不如说可疑度翻倍,”我把剩下的蛋筒一并塞进嘴里,“现在这个样子就说他是骑自行车走夜路一不小心阴沟翻车了应该就可以了吧?”
“这样也行?!”
“嗯,是啊,”我收起地图,“所以要多笑笑。”
“这关笑什么事情啊……”
“你还不明白吗?”我看了他一眼,“你这位搭档的笑容啊……”

“男人见之变色,女人见之倾心。”

“不管是哪一种人家都不会再继续追问下去了吧。”我说,“中也,如果我现在强行摘你帽子你会不会生气?”
“……我自己来吧。”他咬牙投降了。
想都不用想,太宰肯定在我身后笑得乐不可支。

——

于是在接下来的半天里我们真的就和旅游的人一样转完了大半个城市。
不得不说他们两个的记忆力确实好,我需要勉强记下的地标,他们很轻松的就能认出来。
……真的是初来乍到吗。
让我很讶异的是两个人全程都没有吵架,在实践地形的时候那种热烈程度都可以称之为讨论了。
我步子迈的比较小,所以往往赶不上他们两个,体力耗的也比较快。因为还有几个地方要去看一看,所以太宰和中也就先把我送到了交接地点。
“还有四十五分钟,”太宰说,“放心吧小姐,我们会在交接时间之前赶回来的。”
天空已经不剩几抹亮色,我在酒吧昏暗的灯光前点了点头。
“还有……”夜幕将至的时候中也就把帽子戴上了,“最好不要沾酒,也不要离开。”
“这是命令吗?”
“我觉得小姐不是不服从命令的人,”太宰伸手在我的鼻尖上点了一下,“所以就把这个当做干部的命令吧。”
“是。”
我目送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转身进入酒吧。

——

当我真正坐在酒吧里的时候我是非常怂的。
当然了我的酒量也不是不行,那为什么我怂呢,不得不提一下我在港黑内的真实情况。

实际上,我既不属于干部,也不属于百人长十人长之列,我甚至不属于普通成员。
我的真实职责,更贴近于“森鸥外大人的保镖”。
听着有点扯,实际上也比较扯。因为首领并不需要保护,而他个人觉得有他家亲亲爱丽丝就好了。
所以我是为数不多一边享受着黑手党待遇一边还过着正常清闲日子的人。
这导致我基本上除了出任务以外不会和组织里的人有任何来往,所以——我其实不擅长这种明显的交际场合。

我在高台附近拣了一个位置坐,酒吧里灯光陈旧而温软,我四下扫视了一番,发现这里并不是多功能酒吧,地方不大,装修偏向简欧,更像是熟客才会来聚聚的地方。
我坐的这个位置是酒吧的东北角,靠近门口的位置,比卡座高出一截的高脚凳有助于我更好地观察全场。散台里稀稀拉拉的有几个坐的很开的人影,卡座里头有一桌坐满了,剩下的全都空着。离我三四个座位远的地方坐着个低头捣鼓手机的姑娘,面前摆着一杯杯口卡着柠檬的薄荷甜酒,处于一口未动的状态。估计在等人吧。
这几个人坐的很散而且完全不能构成一个包围圈,这让我稍稍有些放下心来。

调酒师是位发色墨蓝的青年,半边脸掩藏在阴影下面,不过确实在朝我这边看。
我被他看的有点慌,因为说过了什么也不点,所以只能示意他我是在等人。
不知道他听懂了没,反正他是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我对面,问我:
“您不能喝酒吗?”
“呃……”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对……我酒量比较差。”
他笑了一下。“没关系。您要杯果汁吗?我看您在这等的挺心急的。”
我说我因为有公事缠身上司禁止我喝酒你会不会怀疑我啊?
“只是果汁而已,”他好像看出了我的两难处境,“您要哪种?菠萝、苹果、还是别的什么?”
“菠萝。”我缴械投降,“加冰。”
“那是当然,”他说,“天气真热,对不对?”
我愣了一下。“是啊。”
“在这之前可没有这么热,”他自顾自地接下去了,“但是太阳倒是一直很大。看您这么白,不是本地人吧?”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小臂。作为一个黑手党来说,我应该是算白的了。
“嘛,”他伸手跟我比对了一下,他的皮肤上确实有晒出来的黑色,“您别介意,毕竟这才是我们这里的正常肤色。”
“好吧,”我失笑,“算您猜对了。”
“我还能猜出来客人们是从哪儿来的。”他得意地笑了笑,把菠萝汁推到我面前:“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
“这不是猜了吧?”我两只手捂着玻璃杯,让冰凉的感觉稍稍刺激我一点:“肯定有什么门路。”
“这下您也对了,”他把手往两边一拉,做了一个扯平的动作,“但是魔术师绝对不会让人知道他的箱子里有什么。”
我低头装作喝了两口果汁,顺便看了看表:还有二十五分钟。
“您在等人?”他问,“那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二十分钟以后要清场子,到时候连我都得走人。不过您如果有意思的话,我们可以日后再谈魔术表演的事情。”

二十分钟?我抬头看了一眼满满当当的酒柜。
“该不会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吧?”我装出有点慌乱的样子,“我还挺喜欢这里的。”
“也没什么,”他甩了甩手,“听说是要开个欢迎会。”
我旁边的女孩极快地抬头瞟了我一眼。
我清晰地感觉到我好像犯了什么错,为什么我的冷汗我能感觉它们在脊背上肆意滚落,我觉得我的错——我的错误在于——在于我——

在于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里。

这是个陷阱吗?将我引到陷阱里来的是——

我听见手枪上膛的声音。
“欢迎来到Warden,”调酒师笑着对我说,“嗯——您不喝杯酒吗?”

-tbc-

啊我写的时候明明规划好了,但是写出来的东西总有(不小的)出入呢。
各位大大有这种情况吗……
我下次再也不立这种“大概几章完结”的flag了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么么。

评论(2)
热度(75)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