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双黑乙女】人生乃是无序组合 02


感谢捉虫!
P:女主的异能没有攻击力,所以她的体术比较牛逼。
此章欺负中也模式on。

——

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和黑手党里臭名昭著的双黑组一起出任务。
可能是首领觉得我摸鱼太严重了,想让我辞职吧。

——

“总之,我的异能虽然是绝对防御,但是仅限于肢体触碰的前提下,而且只能维持三分钟。一天只能对同一物体发动一次。”
“欸——”太宰趴在床上一边晃着腿一边问我,“那小姐如果发动能力的话,岂不是连核弹什么的都可以挡下来吗?”
“理论上是这样,”我擦着鞋,“但是如果想要做到保全一切的话,核弹还没炸我估计就因为透支先死掉了。”而且三分钟解除后那个辐射也是可以死人的好吗。
“那如果小姐给我一个绝对防御,然后我再去自杀,那我还会死吗?”
“那就早点去死啊青花鱼!”中也在一边愤愤不平地插嘴,他估计是觉得在外人面前被耍很没面子。
我把眼睛从鞋面上挪开,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太宰。
“不会。”我撒了个谎。
实际上,我猜测根据死法的不同,或许是可以达成“在绝对防御下死亡”的条件的,比如说上吊不行,但淹死说不定就可以。
毕竟没法拿真人实验。
面前这个跃跃欲试的不算。

“是吗,”太宰撅起嘴,“我还想着能在小姐的保护之下和小姐一起殉情来着。”
“我拒绝。”我拒绝!!!
所以说这才是你明明天天吵着自杀却自杀不了的原因吧?!要死就有一点诚意啊?!别追求美感了你可是要自杀好吗?!
我压下铺天盖地的腹诽,继续回头去擦我的鞋子。爱丽丝这一道几乎是把我的鞋子毁了容,努力未果之后我只能任由它留下一道淡淡的红痕。

我抬手看了看表,十一点,还有一个小时我的技能就会刷新,我觉得我当时设想的实验可以开始了。

“太宰先生,”我说,“风衣借我用一下。”

——

关于这一次的任务,我其实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双黑之所以为双黑,除了他们两个配合的几乎天衣无缝以外,还有一个就是中也的异能“被污浊了的忧伤之中”如果暴走,太宰可以及时压住。
人型压制机吗。我心说。
但是如果这一次的任务已经到了中也即使暴走也只能勉强压住的地步呢?
那么太宰极有可能在还没有控制住局面的情况下死亡,有可能是被乱枪射死,也有可能是被暴走的中也杀死。
所以这才是把我搭进去的目的吗……首领真是节俭派啊,想三个人搞定这件事。

我把我的设想和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中也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但毕竟是首领的指令,他没有多说什么。已经到了晚上,他把帽子和外套都挂了起来,我才发现他有一双很漂亮的蓝眼睛。
一瞬间我都有些呆住了,难以想象这双眼睛在阳光下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所以小姐要我的衣服做什么呢?”人型压制机道,顺带把我的思维也拽了回来:“该不会只是想让我脱个衣服吧?”
“不会,”我的身高比他矮一点,所以他把风衣丢过来的时候差点把我整个人都盖住,“太宰先生,您是只要触碰就可以使能力无效还是要发动人间失格后再触碰才会使能力无效?”
“发动人间失格之后。”

那就方便多了,我心想。
“中原先生,”我回头看着中原中也,“借把刀。”
中也把匕首递到我手上,特意把刃口朝着他的手心。
这家伙意外的体贴嘛。
“你居然连把刀都没有?”中也问我,“还有,直接喊名字就行了,喊先生感觉……怪怪的。”
……而且意外的可爱。
“中也好狡猾,”太宰笑眯眯地看着我的动作,“我也想要小姐喊我治啊。”
“恕我拒绝,”我把沙色的风衣转过来找了条拖得长长的衣带,尝试着在衣带的正面施加了一层防御。“而且我的刀上都带毒。”

我还从来没干过这种只给一面施加防御的情况,因为在一般情况下都是要保证要保护的对象必须完全处于我的能力之下。
比如说,一个人用强火力对着一面墙开火,而我要保护这面墙,我就必须保证这堵墙完全处于防御之下,否则墙未受保护的地方会被震碎,时间一过连曾受保护的地方也会塌陷。
虽说我的能力是绝对防御,但是受到攻击的时候依旧会有撞击带来的轻微震动,所以在没有强大共振的情况下,我可以等同为“绝对”。

我在正面戳了一刀。
毫发无伤。
于是我在背面又戳了一刀。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也破损了一点。

“让我来解释一下,”我把风衣丢回太宰治那边,“首先我担心太宰先生要穿越狂暴化的‘被污浊了的忧伤之中’和敌方火力两道关卡,所以为了不让您旧伤叠新伤再叠新伤,”说到这里我几乎是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得给您加个防御。”
“但是这个防御和普通的不太一样,因为太宰先生的能力也是可以无效化我的能力的,所以我得保证太宰先生即使发动能力我的防御也不会有问题。”我喘了口气,“现在太宰先生在风衣那条衣带的背面发动一次能力。”
“感觉像是在看魔术表演一样。”中也评价道。
“我倒是觉得小姐更像是在参加会议一样。”太宰治接过我手里的匕首,把衣带翻过来割了一刀。“因为小姐说话都是一板一眼的‘我说完了。’这样的语气。”
“有破损吗?”我问,决定忽略他那句话。
“没有喔。”太宰像是炫耀一样在我眼前挥了挥,然后就把衣服叠起来放在床脚。
“等等……这意味着什么?”中也皱着眉头好像一时半会儿跟不上的样子。
我看着他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捂着嘴说,“这意味着可以睡觉了。”

——

事实证明我还是很天真。
因为睡觉之前因为分床的问题我们又闹出了不小的幺蛾子。

“谁要和臭鱼睡在一起啊——!!!”
“这种话不应该是我来说吗蛞蝓——”
“你们闭嘴行不行?”我忍不住吼出声,“我去睡沙发!”
我可不想被前后左右投诉。

一阵沉默。
“……但是我们只有两床被子。”中也说。
我*。

在商讨完我和太宰睡一起(我拒绝)、我和中也睡一起(我拒绝)、中也和太宰睡一起(两个人又差点打起来)、把床拼一起三个人睡(嫌挤)皆无果后,我终于想到了解决方法。

“别睡了。”我说。
↑你这话好似放屁

后来我们比划了一下沙发的大小,发现把床并在一起把床头柜挪开再塞一个沙发是可以的。于是使唤中也用异能进行这样一个浩荡的工程。
“为什么是我啊!”
我表示你居然让女孩子来干这种事情。
太宰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微笑。
中也表示不服。
不服无效。

在中也弄好之后将近凌晨一点,我们终于躺到了床上。
原本以为,我可以就这么睡觉去了,没想到,太宰的欠揍,不是我可以想象的。

“这个沙发的长度明显是中也来睡比较合适嘛。”
我*!哪壶不开提哪壶!
然后果不其然中也又炸了。
我连劝架都懒得劝了,一个劲的在心里给首领比中指。
这是我在的情况,那平常的双黑是什么情况啊?

到最后还是我掐着两个人的脖子像撵小鸡一样撵回了床上。
“要打明天打,”我这个人不是很能熬夜,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一定分外可怕:“别在这逼逼。”
所以他们终于躺到了各自的床上。

我是睡在中也这一边的,不过被子比较大,我就和他拉开了一点距离。
“这样就像三个人躺在一张大床上呢。”太宰说。

不过没人理他,很快我们都睡着了。

——

早上我打着哈欠起床的时候,中也已经快要滚到沙发这边来了。
我思考了一下,再看了看被子。
……原来我睡觉有抢被子的习惯吗。

我像每一个早上那样照常刷牙洗脸,在洗脸的时候我盯着镜子看了好久。
然后我才发现事态有点不对劲。
“中也先生!!”我拽着中也的一只手把他拖起来,“中也先生!!!太宰先生不见了!!!”
“那种东西让他去死好了……”男子在床上迷迷糊糊揉了一下眼睛,重新滚到被子里才好像反应过来一样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青花鱼入水了?!”
……虽然我没这么说,但是完全没有违和感呢。

等我们找到太宰的时候船还有半小时到地方,太宰半个身子都趴在甲板旁的栏杆上,阳光照着他微卷的黑发,眯着眼睛的他看起来就像一只小憩的猫。没有风衣,他看起来更单薄了。
然而我只想把他丢到海里去。
我觉得中也会更想。
但是不行。
真烦。

“小姐,”太宰突然发话了,“多好看的海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水面。
“如果能找到美丽的小姐一起殉情的话,一定要找这么漂亮的海。”
确实是非常漂亮的海,因为这里是靠近港口的位置,海水并没有蓝到发黑,而是一种清亮干净的海蓝色,带着一点船头冲起的白沫,就像一整块的琉璃。
我一把伸手捂住了中也的嘴,他挣扎了两下表示抗议,但是我没松开,径直把他拖回了船舱。

“太宰先生,”我说,“半个小时以后到站,不要迟到。风衣的话我会帮您拿着的。”还有请您千万不要脑子一热就下海,谢谢谢谢。
太宰没有任何表示。

“喂你这女人……”中也被我拖回去以后一副要发作的样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非常抱歉。”我向他鞠了个躬,“在甲板上如果吵起来的话会引发骚乱的。”
“你……算了,”他似乎惊讶于我的动作,很不适应地把我扶了起来:“下次我会注意的……啊真是的不要随便给人鞠躬,不明白的人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他不敢直视我,那双湛蓝的眼睛左躲右闪的,就好像他真做错了什么一样。
“好,”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话说回来中也还没有洗漱吧?”
“这种事情纠结干什么……”
“反正总是要回房间的。”
“我知道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哎别拽!我认路!哎!”

我撒了个谎,其实吵起来也没什么的。
我只是想让太宰先生和他所沉溺的水流多安静地相处一会。
他大概是不需要人陪伴的。

——

“中也先生,”我一边收拾一边说,“能看到港口了吧?”
“对,”看着窗户的中也说,“比预订时间晚了一两分钟,还是挺准时的。”
“这可是为数不多的安全航线。”我说,一边从床上拿起了太宰的风衣。太宰治的风衣带子很长,他也没有扎起来的习惯,所以我拿起来的时候带子直接拖到了脚下。
“啊真麻烦……”我抱怨了一声,蹲下身子把衣带捡起来。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昨天我做实验时候的印记。
一种极其恶劣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我赶忙翻过来看了一眼。

“你在干什么?”中也在我背后问,“该走了。”
“没什么,”我说,“太宰先生的风衣带子这么长,不会踩着吗?”
“谁知道,”中也绕过我径直向门口走去,“我是没看见过。”
我把心头的恶劣预感压下去,跟上他的步伐。

果不其然太宰治在舱口那里等着我们,我朝他挥了挥手。
“早上好,太宰先生。”
“早上好啊,小姐。”他从我手里接过他的风衣披在身上,“……还有中也。”
“……早上好。”中也非常变扭地应了一句。

船靠岸了。

-tbc-

怎么感觉要成长篇了……
Σ(っ °Д °;)っ
话说我的肝真的能坚持住吗

总之谢谢你们的蓝手红心还有评论♥

评论(15)
热度(104)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