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双黑乙女】人生乃是无序组合 01


反正就是很喜欢双黑组。
偶尔也需要满足一下私心对不对w?
女主没有名字,但全程是她的视角,粗口严重,认死理,没有耐心
能力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用第一人称开车会掉粉,不要问我为什么
总之这大概就是一个两三发就能完结的小短篇
关于和双黑组一起出任务的故事。

01

“那么,这一次的任务你有把握吗?”

首领在长桌的那一头朝我笑笑,在我眼里那个笑容晦暗不明。银架上的烛火摇摇晃晃,但我知道这里并没有风。任务报表在我手里,单薄的一张纸,隔着手套我几乎不能察觉它的存在。

“有。”我说。
“有几成呢?”

小姑娘爱丽丝在我身后的大理石地板上写写画画,我判断她应该在八点钟左右距我一米的位置,根据她的油画棒落下抬起的时间间隔她的画作不会太大,以防万一我可以向我的右手边走一点来避免踩到与她相关的任何东西。

“实际上,”我叹了口气,“这得看是在我的立场还是您的立场上。”

首领爆发出一阵笑声,立刻就被爱丽丝一句“林太郎吵死了”生生憋在了喉咙里。
“好啦好啦,”他看似非常忏悔地摸着自己的喉咙,“我信任你,快去吧。”

我向他鞠了一躬,转身的时候向右侧偏了一点,迈步——

“……别踩到爱丽丝的画。”

我没有听到手枪上膛的音效,但是我还是下意识发动了能力,几乎是同时我感觉后背传来轻微的震动,还有子弹在我附近滚动的声音。我悄悄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子弹依旧带来了一些疼痛。

脚下的地面滑腻腻的。

“你总喜欢做些小动作,”男人叹息,直到我听见了更多子弹落下的金属碰撞声,我绷紧的脊背才慢慢放松下来。
“所以我得给你搭个伴儿。”
爱丽丝在我的鞋子上重重一戳。

伴儿?
什么伴儿?
一个两个?什么类型?
真实用意?

“你走不走?”爱丽丝的抱怨声从旁边传来,我才有些心慌的提起步子,在门口向她鞠了一躬,匆匆离开。

直到来到作为任务地点的港口时我才敢定神瞧一瞧我的鞋子——一道血红色的痕迹触目惊心地横亘在上面,像个玩笑一样,又像是斩首一样的红色的凌乱的,油画棒画出的线。
我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港口黑手党的任务一般是现发现做,这样是为了避免情报泄露,但也意味着我没时间换鞋子了。

“啊呀,小姐的鞋子似乎遭受了飞来横祸呢。”

我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我的第一个搭档——太宰治。

面对他那张挂着欠扁笑容的脸,我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老子的鞋子废掉了。

我是听说过太宰治的名字的,当然也仅限于听说。

你是不会想要和一个欠缺生存动力天天吵着自杀的家伙在一起的。
当然对于我来说,我只是单纯不想和“刑讯队的善后”扯上关系而已。

所以首领给我派这个任务,真是故意想要恶心我啊。

既然有了双黑之一,那另一个双黑应该也就在附近。如此思索着,我向他开口:

“太宰先生。”

“嗯?”

“这次的任务是三个人执行吧。”

太宰治微笑着偏过头来,“为什么小姐会这么认为呢?”

“因为太宰先生打架很弱。”我言简意赅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的异能不是为了支撑一个战斗力不那么强的人而生的。”

“那小姐觉得小姐的异能是因何而生的?”

“是为强者。”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接了话,然后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了——“我就单刀直入的问了,中原先生呢?”

“听到没蛞蝓,”他像是早有准备一般掏出了手机,“小姐等急了你在哪儿呀。”

“臭青鲭你等着——”对面的人好像是在狂奔一样,特意提出一口气来骂他。背景的声音里乱糟糟的,似乎有很多人。

然后太宰治就把电话挂了。

“您听,”太宰治摊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蛞蝓的速度总是很慢的。”

“你是不是没告诉他地点?”

“嗯——小姐其实猜错了。”他用手点着下巴,“我只是把他带到离这儿很远的一家酒吧里头灌了一两杯小酒而已。中也一听到要比酒量就气急败坏地上钩了呢。”

“……”
森鸥外大人果然是在恶心我。

“话说回来,”太宰治完全没有在意我一塌糊涂的心情,“小姐的芳名是什么呢?”

“您只用管我叫小姐就好了,”我没好气地回答。

这是当时我加入黑手党时的死命令,我会抛弃名字加入这个组织,而港口黑手党将会为我提供如我异能一般的严密防护。

“这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太宰治露出猫一般狡黠的微笑,“您就是那位小姐是吧?”

“劳您费心,”我真的是满心烦躁地看了一眼手表,像我这样缺乏耐心的人一向无法应和他的趣味:“但是说实话我们要上的那艘船还有十分钟就要抵达了,它的停靠时间很短,您到底把中原先生丢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要那么急着去找中也呢,”太宰治把声音特意放软了,像是在哀求一样:“您真的觉得我不够强吗?”

我盯着他。
艹你妈你真的好烦啊。
森鸥外大人您这是在逼我辞职吗???

“他把我丢到尾上町的一家酒吧里头,咳,去了。”中原中也喘着粗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过来,“混蛋太宰。”

我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轻轻跺了跺脚下的地面。随后传来的震动感提醒我,这里可是港口。

我没有感受到一点震动,看来似乎是用了能力。

“啊。”太宰悻悻地发出了一个单音。

“等等,”我突然察觉出事态的不对劲,“您是怎么知道我问太宰先生他把您丢到哪儿去的?”

“聪明的小姐,”太宰治以一种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动作把我的肩膀转了过来,“船到了。”

“上船再说吧,毕竟您说过停靠时间是很短的。”

我看着那艘游轮,它的阴影笼罩在我身上。
希望这是一次普通的任务。我在心里默念。

这艘船不算大,娱乐设施基本没有,但基础设施倒是一应俱全。
也对,毕竟这一次只是短途,大概半天左右就能到达目的地,任务目标也并不是什么上流社会的骄子,这样反而更有利于掩护。

“……但我记得组织好像没穷到这个地步。”
我拒绝和两个冤家睡在一起。
“啊呀,”太宰治呈大字型躺在床上没心没肺地笑得一脸欢畅:“因为小姐需要我们保护嘛。”
“我根本就不信你们。”我说。
“喂,”中原中也一开始站在窗户前看着渐行渐远的港口,现在也转过来看着我:“上级的命令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信不信的?”
“为什么不信,”我扳着指头跟他数,“第一首领根本没说过我是和双黑组搭档的,第二太宰先生太喜欢玩花样了。”
“欸——可是首领和我们说过了小姐是我们的搭档,”太宰治从床上直起身来,“而且首领也是这么形容小姐的喔。‘小动作很多’,这样的。”
“那让我从头开始,”我在内心冲着那个萝莉控翻了个白眼,“在我遇到太宰先生的时候,中原先生在哪里?”
“小姐觉得呢?”中原中也把窗帘拉上一半,倚在桌子旁边反问道。
啧,我心想,果然是联手坑我。
“樱木町,JR根岸线,正在途经神奈川県厅。”我说。
中也略带惊讶地挑了挑眉毛:“说说依据。”

“太宰先生一直都和你保持着联系,只不过没有开免提而已。”我在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横滨的地图,“我不能否认宿醉,因为您身上确实有酒气。但是我可以确定太宰先生是把您放到了有快速交通工具的地方。”
“但是如果做出奔跑的假象却没有狂奔后应有的状态,那么也会遭人怀疑,所以中原先生选择在神奈川下车,然后借助一部分异能赶到这里。”我喘了口气,“而太宰先生自始至终都没有挂过电话。所以您能听到我们在讲什么。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大概是因为中也先生在电话里说的话太连贯了,以及背景里的人声和地铁声给我提供了很多信息。我说完了。”

“所以我说这是位很聪明的小姐嘛。”一阵沉默之后,太宰的声音先响起来。“中也的演技真差劲。”
“所以你只是为了让我跑那么一大段路?!”中原中也的身影充满了压不住的怒火,实际上,我猜测他被耍不是一次两次了。
“啊啦,”我能想象出太宰治举双手投降却笑得一脸欠扁的样子,“但是蛞蝓的努力还是有点用的,因为小姐关于初始地猜错了嘛。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觉得会在樱木町吗?”
“因为……”我思考了一下,“因为我觉得太宰先生不会选择虽然有快速交通却很远的地方,这附近黑手党大量聚集的地方只有樱木町一个了。”

然后我就感受到了太宰治歇斯底里的大笑声和中原中也愈发阴暗的脸色。

“小姐,”中原中也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咬着牙跟我阐明真相,“这混蛋就是那么冒险的家伙,他确•实把我丢在了尾上町!”然后几枚沾着黑气的飞刀就从我身边擦了过去。

我站的离床铺比较近,于是我下意识地把手摁在被子上发动了能力。
说实话我真的不希望这里变成黑帮火拼现场。
我更不想付这种额外的维修费。

果不其然太宰治轻松闪开,飞刀没有插入被褥,而是直接被反弹——不如说是被震了回去。

我能感觉中原中也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他用重力操控起落到地上的几枚飞刀,对准被子的一角实验一般地发了一次力。
再次弹开。

“中也真是傻啊,”床上刚刚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太宰治捂着嘴噗嗤一下又笑出了声,“这可是小姐的异能。”

绝对防御。
我把刀捡起来扔过去,被中也操控着直接悬停在了空中。两个人一起看着我。
“现在,”我拍拍手,“我来重新介绍一下自己。”
这会是一次普通的任务吗?

-tbc-

——

我就是单纯想写出任务而已。
啊啊啊啊啊暴娇什么的真难写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太宰这个家伙城府太深要想写好他得下很大功夫啊啊啊啊啊啊啊
(死)

评论(5)
热度(115)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