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文风练习

关于自家孩子和文风历练
讲真的我也快要不是低龄写手了,写作技法一点长进也没有,算是对自己的历练
或许是妖怪paro鬼知道呢

01

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不在笑。

但是那没有关系,因为我还是注意到她了,她有一双奇怪的眼睛。

她的眼睛大而明亮,但是是那种肮脏的灰绿色,介于蓝藻爆发的污水和蛇虫出没的藤蔓深林之中。

她向我眨了眨眼,眼角弯弯的向下坠,按理说这双眼睛如果不笑的话会让人感觉阴沉沉的,但是她却给人一种明快的感受,好像在她的眼睛里有黎明的曙光飞窜,即使不笑也不会令人讨厌。

她没有笑。

我知道她是什么,她也知道我是什么,我知道她坐在那里看着我,衣服下面的身体绷得很紧,呼吸又快又急;正如她知道我悄悄地松了松指骨,韧带悄无声息地拉开。

我可以杀她,她杀不了我。

她不笑,我倒是突然有点想笑,肮脏的绿眼睛,难看的绿眼睛,神奇的绿眼睛,她怕我,她的嘴角眉梢都写着呢。

她突然站起来,但她没有逃跑。就算她跑了我也有信心追回来。
说起来,她只是个小怪物而已,不值钱也不伤人,但是她和我对上眼了,所以接下来怎么样,我也说不好。

“你要干什么?”她问,带着点紧张和不安,声线有点颤,微微地在风中抖着。

“我什么都不干。”
“你在骗我。”
“对。”我承认,依旧看着她。
“那你要干什么?”
“我想看你笑。”
“笑?”她好像很惊讶似的,下意识把领口往上拉了拉。
“你笑起来会很好看。”
“你对多少人说过这句话?”
“对人的话很多,但我是第一次对怪物说这种话。”
“嘁。”她不屑地发出一个单音,非常不屑:“我没这必要吧?”

评论
热度(2)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