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Love Poem【14】:柳暗花明

【8】14.联立:柳暗花明

这章的室长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摩擦摩擦无死角自带炫光特效的帅了我一脸。
(请不要大意的继续(痴汉脸(不

上章的帅的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摩擦摩擦无死角自带炫光特效的出云麻麻,这章全篇过山车,最后还颇有狗腿现充的风范。
继续秀。(doge
作者你又发狗粮。过来我给你头加个BUFF。

神经病的开头配一下这篇让我笑不拢腿的风波结局。
我流就打了个酱油,我早该知道的。(忧愁
作者你头再伸过来一下。

非常神经病、非常多想吐的槽、非常令人放心、令人长舒一口气的结尾。

室长摩擦摩擦一路装逼着进来了。这个逼我能给九十九分,少给一分怕你骄傲。
秩序与制御之青,对上变革与自由之绿。
在这里再夸一下室长的作风。滴水不漏,果断精明,游刃有余。在周防不便出面的时候挺身而出,大手一挥把整个S社都倒贴了上去,你这真的不是在暗示周防趁早把你娶回家吗?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

他听到H社管理层会被赶走,他一定慌了神,所以才会沉默,完事的速度都带着心慌意乱的惶恐气息。

这说不定就是两个成年人之间含蓄又心知肚明的表白吧。
周防为宗像画出了一整条街的浪漫,宗像为周防护住了他爱的朋友和世界。
相比之下他们的床第之欢就像是逢场作戏的形式一样。
他们在唇齿啮合间倾吐无声的情话,
而这些话语显得那么无力,根本不足以表达思之如狂的心情。

这次真是粗暴而无序的爱意表达呢,宗像礼司。

——

我真不想提草淡这一对。(吃狗粮

出云全程的心理活动大起大伏,跟游乐园里最神经病的过山车,不对,跳楼机大概差不多。

那个又甜又爽的表情简直没眼看。
不行再说下去我又要给作者加个BUFF了。
好甜。真他妈甜。
整个大楼都泛着粉红色的恋爱的酸臭味。
我喜欢。

——

再说说别扭的小基佬们。

虽然猴哥在公共场合跟misaki各种矫情过不去,私人时间内人家只要一个电话就足以让他从奈良飙回京都。

思念之切。牵挂之深。
正因为思念至此,所以静如止水,所以一定要装作无所谓。
伏见猿比古是个很优秀的人。
八田美咲鲁莽地打破了他坚硬的外壳,给他带来了人生的开始和世界的美好。他本能的被这道光吸引,然后深深眷恋,喜欢到无法分离。
如今他离开了,为了八田也为了他自己,他强装无谓,重新变的冷漠又无礼。
但是他已经被改变了。他害怕失去。
【这个房间里没什么丢了也不会在意的东西。】
【他想给这个房间,好好地锁上门。】

还记得室长怎么说你吗?伏见君。
“外冷内骚。”
内心明明有那么火热的感情,却要装的毫不在意。
很辛苦,又有一种痛彻心扉的快乐。
就好像失恋的人,一定要一遍一遍的告别来证明自己已经忘了对方和对方恩断义绝。
虽然告别的越多,留念也就越深。

所以伏见明明看起来和八田有什么不可解的深仇大恨,可是事到临头他的本心还是出卖了他的大脑逻辑。

就像在短篇《流量》中他患上的流量强迫症,他踉跄着爬起来去接那个梦里的电话,濒死的人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很好,你怎么样了?
这样仿佛回到了过去的对话。

——

猴哥最后那声啧,是在啧自己的无能吧。
心上人向自己求助了。自己却只能低声下气地找别人帮忙。
心上人说了谢谢,却是感谢他找了别人帮忙。
不爽。大大的不爽。

——

一个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风波。
有惊无险。
除了女神的那个耳光,有点疼。

——

什么你说今天这篇画风和以前不一样?
哈哈哈哈你看昨天正文画风正常吗。
事实情况是我昨天写完那么一大篇耻度爆表的东西有点没缓过来w。

评论(8)
热度(13)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