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Love Poem【11】:蒙尘时光

【5】.11.春逝:蒙尘时光

大基佬们的感情,总是要比小基佬们复杂一点的。

【他们在孤独的荣光里孤独终老。】

繁花似锦,温柔的阳光,巧笑倩兮的女孩们,黑亮的石路,被惊起又落在檐角还有白色阳台上的鸽子,流浪画家,绿水逶迤的塞纳河。
他们的对视连接了一切又断开了一切。视线的纠缠缠住了时间的车轮,慢一点,再慢一点,它们哀求,所以连鸽子的振翅都开始放缓。

扑拉拉,鸽子飞走了。

“今天不画了,收工。”
你好。

——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巴黎的河边初遇的,但他们一定被彼此吸引住了。
谁知道是不是周防拦下了宗像,想要给这个美人画一张速写呢?
或者宗像看见了周防,一个靠着栏杆一个倚着画板,在烟草的气味下默默盘算着今天的浪花会从什么地方涌来,什么时候可以写一写他画画的样子。

一个天才作家,一个顶尖画家。
好一对朋友。

双王的爱情,更多的是羁绊,是相惜。
我想救你。
K里的宗像礼司痛苦地想要挽留一去不归的周防尊,然后他被迫斩杀唯一能理解自己的人。
我想救你。
lp里的宗像礼司成功解救了丑闻缠身的周防尊,对方如愿以偿一飞冲天,他丢了笔,丢了旧日时光。
周防尊还是那个天才画家,可他再也不是个作家了。

幸好,宗像总能找出解决的办法。他冷漠而冷静的大脑里从planA装到了planZ,他有无数种方法面对未来。
丢弃不是失去。他果决,还很勇敢。

因为他内心知道啊,他能记得的,全部都值得。他若是心甘情愿的伏跪在地成为一块基石,连周防都不能让他起来。

他坚定而优雅。输的从容,离开的也从容。正如他所呼唤的大义,笔直无霾。

我被他的火焰所折服。他疯狂地燃烧自己,却不狂躁;反之,他理智又清澈,清澈的就像下午三点柔柔软软,不会让人起任何恶念的阳光。

周防尊,狂热的红色太阳,就如此耽溺在蓝色的海洋里。

不怪他。
因为高处不胜寒,冷到要脊背贴着胸口相拥取暖。
他们把床摇晃的像一叶在暴风雨中浮沉的小舟。
这叶小舟载着太多不能言明的眷恋,行驶在黑白混淆的现实里、发黄的旧稿纸里、撕碎的人像素描里,还有一个埋葬了过去的老屋里。
每一个齿痕都在婉转倾诉。
每一声呻吟都在哼唱断肠的歌。
每一滴泪水,都在哭着铜墙铁壁之下的孤独。
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
我也是。

——
【孤独到只剩下一个敌人和朋友。】
——

我们都很过分。
抬了两个孩子,又把他们狠狠地摔下来。
不管我们用什么理由,珍珠也好黄金也好,我们或许在毁灭他们的小小世界。

让他们去。他们总会过来的。
该在一起的人必将殊途同归。

——

你是上天带给我的幸运。而我不会再放手任你作践自己,你可是我唯一的幸运啊。

滴滴答答,苟延残喘,不可断绝。

只能像游丝一样的爱意,像灰尘一样扩散沉淀的爱意,他们的恋爱总是饱含着无穷无尽的哀思、正确但是无情的决定、被世俗扯的肝肠寸断的身躯、一些欲望和更多久别重逢的话语。还有两包烟。

——

蓝色和红色纠缠又分离,彼此纯正的仿佛从未接触过。
他们接吻。在洁白羽翼透出的阳光下,吻到时光蒙尘,岁月静好。
然后他们穿衣,分开,各自为战。
殊途同归,只能如此祝福他们。

——

宗像站在九楼,周防日夜作着关于那副面孔的画。

不在悼念谁。

只是偶尔想起那段昏黄温暖的时光。

——

全篇意识流,写的爽极了我会说?
温柔的河水和阳光,彩绘的鲜花和比鲜花还美的人,上哪来这么赏心悦目的风景和初遇。
你有虚构现实的力量啊。


评论(1)
热度(13)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