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Love Poem【10】:痛

【4】10.入骨:痛

室长说话,真他妈烦。
⬆️真实感受

说的特难听,还没法儿反驳。虽然不是骂我,我还是听着都在抖,连腹诽的机会都没有。除了乖乖受死再滚回去重写,不管做什么动作,愤怒也好哭泣也好,在这个人面前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撒币。不如滚回去重写,所以猴哥憋屈地(又)提起了笔。

室长,能让人彻头彻尾,心服口服。

没法不服啊,看透一切的男人谁敢跟他玩。哦你说周防啊。小两口之间的打情骂俏我们不懂。我们不懂。

这才是宗像礼司的苏气所在不是吗?!(振臂高呼(室长厨的私心

能将万物玩弄于股掌之间,拥有强大力量却善于控制,任性而不失分寸,聪明绝顶而不浅薄,他是河道,引导滔滔江水趋于平息——驯兽一直是他最擅长的。所以为什么“天狼星”明明写作题材处于风口浪尖却安然无恙呢?滴水不漏者方可取胜。室长真的是比常人多了几倍的心眼,虽然周防的隐退绝对是他完美计划中的一个变数,但我们先按下不表。

室长在用“痛”来刺激被小聪明麻痹了的伏见。

伏见太聪明了——他太聪明了。
他聪明到能够构造“完美”,所有人都能欢呼喝彩的完美,可惜完美意味着在所有人眼里只剩下“好”,而没有了自身的特色。没有特色,也就没有灵魂。
没有灵魂,就注定被埋没。
埋没,即死。

“完美”是伏见的保护膜,这样向他击打过来的就是赞美而不是中伤。所以他无法理解八田坑坑洼洼荆棘满布的世界,他无法理解八田视文如命,他无法理解八田一身伤痕也要爬起来的原因。

因为他,几乎没受过伤。

这样的他会长成一个完美而无聊的人,做着毁灭世界的白日梦一边挤地铁上班,继续被同事排挤,颓废的窝在家里,因为顶撞上司而换了一份又一份工作。最后成为伏见仁希那样幼稚的大人。

宗像在逼他受挫。良药苦口啊。

面对猴孩子就得让他服,让他不得不服,从血肉中挑明病灶,不管有多疼。纹身也好文章也罢,要让你从心灵到身体都感到疼痛,痛到像是换了血抽了髓,就算是初成了。

现在面对的不是温暖的赤火了。
是理智之青炎。
冷漠的光辉,鞭策你,掩埋你,照耀你。能不能发芽抽枝,全凭个人决定。

伏见很痛。一面来自新上司,一面来自过去的挚友。

他被逼着与过去那个卑微而浅薄的自己决裂。当他面对绝对的理智时,他的小把戏就显得愚拙可笑。所有人都说他好,唯独宗像说他差劲至极。可怕的是,宗像是正确的。

他孤独。
世人赞颂他,没有人理解他。
宗像看透了他,不能与他平坐。
世理安慰他,他的伤痕深如天堑。

八田美咲不复。伏见猿比古不存。
猴哥绝对有万念俱灰的感觉。
人生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坎,爬着都得过去。
没人愿意用火一样的诗歌来安慰他了,他们的默契就像一个笑话被一并抹除。

不想习惯,必须习惯。

要想破茧,宗像说,就给我疼,要么就死。S社不养无用之狗。要是宁肯抱香死,就给点豁出去的决心看看。

【更何况,你要是心甘情愿的腐烂了,你就会看着你曾经敷衍游戏的人,成为你不可超越的存在。】

那就提笔吧。

糊满泪水的纸,写下来的是心跳和脉搏。

最真实,最单纯。搏动则生,反之则死。
这是地狱的蜘蛛丝。
是伏见一无所有的证据。
粗陋,狂放,赤忱。
没有金镶玉嵌的修饰了,没有信手拈来的模仿了。
我给你看,我就剩下这份强烈的欲望了,我要带着它走下去。我要进步,我要脱胎换骨,我要有足以傲视整个文坛的资本,而我将为此努力。

很好。
“就按这个风格。”
你的绝望,你的希望,你的欲望。
全部融在一起。
行文即你,笔随意动。
恭喜,大器初成。

——
虽然路还很远,但我相信他会成为一个好作者的。
——
P·S:跨年长评。
原本不准备发的,后来写的带感了就还是发一下吧。
感觉是由lp延伸出来的个人感想,说是长评受到垂青都感觉是被抬举了。Σ(゚д゚lll)掺杂了不少个人情绪在里头,原作似乎并没有太大顾及。(鞠躬谢罪
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P·P·S:小基佬快去结婚!!!


——


室长拎起刀走向金枪鱼伏见。


“乖,忍完这两刀你就是一盘完美的生鱼片了。”


猴哥:“我拒绝。”


室长:“不服憋。”


“…啧。”


⬆️突发奇想型蛇精病



评论(4)
热度(13)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