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Love Poem 【8】【9】

【2】.08 dreamed a dream:天鹅之歌

全盘崩溃。唯一的转机,或者迫不得已的转机,押在伏见手上。

离开挚友,各奔前途,或者一起窝在宿舍里,面对着汹涌的舆论嘲笑卡在瓶颈里自我腐烂。

“愤怒出诗人。”
“…恐怕正处于最恶劣的瓶颈期吧。”
“不过这样一直保护下去,只怕他以后会成为地地道道的庸夫。”
“你们两人如果各自独立创作,相信会比现在这部作品更加出色。”
……
【为什么八田就不懂得珍惜自己这些最美好的这一切呢】
【还是说自己的珍惜根本也不值得?】
……
【但是你眼里要看着我】
……

先让我讲一句,室长挖墙脚技术max,是在下输了。句句戳中猴哥心,不愧是我室长。

就这样,伏见出于无数的客观因素和一块不为人知的私心,很快就要被挖走了(。

我非常高兴能看见H社没有人摇旗投降。从安娜到出云,自断后路,以搏生存,不怪伏见如此赞同。破釜沉舟。

关于粉丝及媒体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用恰克·帕拉尼克《肠子》中的一段作为解答。

“…这才是一般人要看的。和我们会去赛车场看车子撞成一团一样。所以德国人说:'人的心理就是幸灾乐祸。'我们最大的快乐就是看到我们羡慕的人受到伤害,那是最纯粹的快乐。就像看到一辆礼车转错了弯开进单行道时所萌生的那种开心的感觉。”

你不是天才美少女作家全能型大触吗?那就扒开你,找你的弱点,大肆宣扬,然后看你从神坛跌落,身败名裂。我们都很开心,你不想出名,你活该。

【我们要的只是你哭泣的样子,正确与错误皆是一纸空谈。】

也算是照应了lp7中的“只要喂粮什么垃圾都吃得下”这一乱象。绝对的肯定之后必有绝对的否定作为报偿,当所有人都成了随波逐流的浪花,当水坝崩溃的时候,他们就会变成洪魔。

从另一面讲,不论八田和伏见是多么出色的作者,他们也就只是两个大学生。没见过大世面,没受过大挫折,单纯享受着阳光和幸福,没想过这背后有多么脆弱的平衡和多么粘稠的黑暗。伏见把这当游戏看,八田把这当梦想看,然后现实甩了他们一巴掌,冷笑着说傻狍子,这他妈的是赌博。

赌你的前程,赌你的名声。
唯有滴水不漏者方能取胜。

现在纯净的心灵们要开始涉足泥沼了。那些平静的夜晚和早晨将被歇斯底里的嘲笑和讽刺撕碎,躲不住,藏不起。

长夜将尽。噩梦未醒。

紧紧扣住的双手,能扭紧的只有过去罢了。

前途未卜,光明不复,天鹅折颈之歌。

【3】.09.Only Love:双向涅槃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种感觉,大喜大悲之下你所恐惧的东西全都不值一提。你突然敢于在十二点面对着浴室的镜子,不开灯走进黑暗的储物间,从容经过对你狂吠的狗。

看到猴哥进了S社,我简直是落下了心中的大石,心想妈的妈的太好了笔调终于要上扬了。欢喜之下我所恐惧的那些别离也就不值一提。

分开了,固然是个打击。然而愤怒出诗人,悲伤出诗人,在宗像这个催化剂的作用下,两个人都从一地的血肉中挣扎起身,继续向前。

伏见把这一切当作陪伴游戏的心情得到了一个残忍又把他智商扇了回来的耳光。他一直都很聪明,除了家庭和情商他几乎是个完美的存在,这使得他对这个没有挑战的世界感到厌恶了。然后八田这个单细胞笨蛋就用他的单细胞告诉了游戏高手猿比古,你说我不值得,你才是真正的不值得,你只是把这一切都当作你游刃有余的消遣罢了。

【你才是真正不配对我的世界指手画脚的人。】

然后伏见就被扇醒了。他捂着脸发现自己幼稚的要命也龌龊的要命。

他就像一个拥有心爱玩具的小孩。他很爱很爱这个玩具,可是他有一天发现这个玩具也被很多人喜爱着。天性中的狭隘使他嫉妒,然后他开始走向另一个极端。

啊。如果这样就能逗你再笑一次。
那些人不配。我们才是真正的灵魂伴侣。
再发自内心的为我鼓一次掌,再为我笑一次。

这个时候的伏见,带着一种走投无路的卑微。

“你到底懂不懂自己在做什么?”

轰然倒塌。

看好了,你最不该指责的就是我——

“他们懂不懂不重要。”
“不仅仅是诗,写作对我也很重要。”
“伏见猿比古,你根本不懂我。”

你也根本不懂我,misaki。

你是我想要去终身呵护的至宝。我想让你在众人眼前璀璨夺目,在我怀里也能安然入睡。

只是我们早已形同陌路。

放手是死。不放手也是死。那就两害相比取其轻好了,时间会淡忘一切的。作为我幼稚的补偿,我给予你愤怒和力量。

晚安,我亲爱的小诗人。
愿你浴火重生。

再用一个饱含眷恋与决绝的吻结束一切。

——
冰冷的花朵凋零了,它还会再开放。
断裂的友情完结了,它还会再连上吗?
——

八田其实早就预感到伏见会离开他了。他在大喜大悲之后获得了更加高远的眼界。

虽然不舍,但不得不抬起头,继续写下去。为了梦想,为了未来,为了homra,为了安娜和出云,为了尊,为了自己。

冰冷。令人心碎。但是温柔。

冷冬的空气令人清醒。湿润和模糊都将远去。

筋断骨碎。涅槃冲天。

执笔前行。不负初心。

疲倦感涌上两人的心头。可他们都明白这是新的开始。

——
他们只是在等待谁先开口罢了。
——

P·S:你简直不能理解我写长评的感受!因为我想说的你都说过了!把它们转化成自己的语言再怎么说都没有那种一震的感觉了qwq真是得一知己足矣啊(满足死

评论(2)
热度(16)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