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Love Poem 【6】:不知


【1】.06 the kiss:不知



今天看见一篇关于占有欲的说说,蓦然回首发现大大又爆肝了。激动的点进去,然后百感交集的退出来。

我的文风和萌点其实都是从占有欲起步的,所以感觉理解猴哥对misaki似乎理解的更深一点(自认

伏见那句“就像根本不知道珠宝珍贵的蠢妇在拍卖行排着队”,让我想到卡尔维诺《帕洛马尔》之中关于帕洛马尔先生在肉食店的那一段。

“他发现自己有一种嫉妒的感觉,真希望这些瓶瓶罐罐中的鸭肉、兔肉能对他而不是对别人表示欢迎。把他看成唯一有权享受它们的人,享受大自然与人类文明世世代代给予人们的这些赏赐。”

像不像?

毫无来由,也不能明说的独占欲。自己都感到丢脸又甘之如饴的独占欲。非常好,描写到心里去了。愧于直视,不敢付诸行动,又在暗处默默催生着爱恋的触手和扭曲的花,自我嫌恶地搓下一层皮,然后继续跌倒在污秽里。

“看着我啊。”
非常好,绝妙的文笔。
除此之外还有鼓掌。感谢你给我这种变扭型爱好者的满足,以及你于寥寥数行之间写出的疯狂和痛苦。

在狭小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浴室的水声中,少年低低的喘息声压抑了所有对于美丽新世界的臆想。
【理解我】
【看着我】
【只有我们才是完整,其他人一概不需要】
【承认我是最好的】
【承认我是最重要的】
【承认我在你眼里…独一无二。】

没有突破口,少年横冲直撞的感情。

偷走这一切的人不能怪罪,作为源头的人不能怪罪,那去怪罪谁呢?

怪罪我吧,如果这样就能让你看着我的话。

既定分歧。完美。

可爱而单纯的小诗人不会理解自己的摄影师怀着怎样叵测的心思,不知道同室的那个人在多少个夜里想着他翻来覆去,不知道他在处子之血般残阳下遇见的那个人,是否用颤抖的手指抚摸过他的诗。

“多像情人因为触碰而颤抖的身体。”
“一定有孤独的爱人…”
模糊。突出。
“在这个世界迷乱。”
划去。删除。
“——他在等待”
misaki。misaki。
“…我的到来。”

所以他将唤昔日好友为叛徒。
因为八田美咲不知。伏见猿比古不说。

——

以及,心疼成名之后的二人。

赶工不出好作品,灵感其实是鳗鱼,滑不溜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专挑大号、洗澡、临睡前、来一炮(什么)的时候出现。

所以生搬硬套的灵感,水准可想而知。

可怜诗人的情怀啊,也可怜我们猴哥精神失常写出来的诗。我觉得有必要给它一个名字,就叫它月亮上的滑板鞋吧。

——

下附朗读说明,亲测有效。
其实只要熬过第一句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我们对打(平稳,注意不要笑场,忍住笑是最重要的)

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同上。)

打打

打(保证自己还认识打这个字)

你在月亮之上(想象自己在对月亮嚎叫)

看我/飞翔(用我爱中国的语气)

风儿/如此喧嚣(句末语气压低)

噫(短促有力)

菊之爱(不对)
穿过你的秀发/我的手/在喧嚣的风中/来去自如(温柔平缓,还是记住不要笑)

想摸你

摸摸你

摸了就走真刺激(这里用wuli rap

(真呀么真刺激)

你将/华丽的大腿/向我伸来(激动

我又岂能不抗拒!(记得承接上句语气,收尾要有力度



踹了你的脸的我的脚/在地上摩擦摩擦
(这里改用庞麦郎rap

华丽的对打(很好后面坚持住不笑语气减弱就好

打打打打打打打打

打到海枯石烂

天荒地老

问你叼不叼

你还对我笑

——
卒。
——

感觉这篇长评更像是综合感想?不太习惯写这么长,请多包涵www




评论(1)
热度(38)
  1. 白云诗浮光之鹤 转载了此文字
    令人羞涩的长评,来自鹤姑娘(ฅ>ω<*ฅ)我会努力写好lp!写手不说废话,肝文是最有诚意的报答对不对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