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碎我的喉骨吧,我将呕出生命之花。

【青组中心】如果达摩克利斯之剑不在天上(1)上


#1:SWORD

注意:

青组中心 披着日常欢脱皮的严肃文章 有ooc 有原创幼女女主 只有微量cp 治好青组脸盲症获得更佳感官体验 室长日常鬼畜 二把手累死累活 三把手不务正业 女主是个披着小孩皮借以胡作非为的大人(心理)前期几乎把所有人的负面印象都刷满了 世界观半架空 时间在第二季小白回来之后 会与原世界观有偏差 由于剧情需要尊哥已死但是有糖!!!会有糖的!!!

以上接受请走下文,谢谢你们(=゚ω゚)ノ

———

宗像礼司,24岁,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室长,现任青之王。

面临着如同伽俱都巨坑一样的难题,或者说,比那还要严重。程度或许比得上淡岛的红豆泥之山,不管是早饭中饭还是晚饭。宗像礼司下了结论,觉得眼镜发出了清晰的破碎声。

怎么可能?

就是这样。事实带着一堆精确数据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传达出了“这不是命运开的玩笑”这样的信息。这就算不是命运的玩笑,也一定是德累斯顿石板的玩笑。青之王想,那块肥皂是躺了太久嫌硌着不舒服所以要给他出这个幺蛾子吗?

罪魁祸首就躺在他面前,一手绕着自己的头发一手伸出小拇指对着他晃了晃。看起来像个挑衅的动作,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不太像要拉钩。然后罪魁祸首开了口,稚气未脱的声音里满满当当地盛着重复解释的不屑。

“我是你的剑啊,青之王。”

———

事情要从今天下午说起。

在Scepter4的总部附近发生了疑似alpha级权外者的暴动。方圆十里内草木俱毁,甚至把S4的外墙都削掉一块。大概就是像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大块头的导弹,道明寺比划了一个很大的轮廓,“轰”的一下就把着陆点毁掉了。

笑话,区区一个小型地震附赠一声爆炸外加维修围墙的经费而已,凭借Scepter4的实力抓住罪魁祸首只是想不想动的问题——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他们看见他们的副长瞬间白了脸色,把手头的文件一摔转身冲出了门。

…副长也这么在意工资和经费的问题…吗?

据五岛所说,副长极速远去的脚步声力道大的隔着一层楼都能听见。在余下一干人摸不着头脑的伫立下唯一能正常运转的只有伏见先生,还有一声生怕别人听不见的“啧”。

让淡岛世理感到不对劲的是,宗像室长既没有脸色苍白的瘫倒在办公桌上也没有玩什么失踪,当然这种情况的出现通常是因为红豆吃的太多要出去换换舌头顺便(gong)摸(kuan)个(xiao)鱼(fei)。他们尊贵的领袖依旧和往常一样摆弄着他的拼图,手腕支着下巴,报告在桌子右侧码的整整齐齐。

“哎呀,淡岛君。不去出勤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刚才的事情吗?”

要是时间跳到几个小时以后,宗像礼司会恨不得跳回去拔下这个“只是”的flag。

在另一边的楼层里,伏见猿比古,19岁,成为了整个房间里唯一看透一切的人。

就在震动传来的一瞬间,室长的威兹曼偏差值达到了临界值。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一瞬,可是他看见了,副长也看见了。

超出临界,意味着坠剑。这就是副长为什么跑的那么急的原因吧。他打了个哈欠,就着手边的黑咖啡继续处理因为上司摸鱼留下来的工作。烦人的上司,伏见猿比古想,要是真的死了会怎么样呢?

这个时候,一切都还是正常的。

直到S4全员再次看见他们的副长冲进了室长的办公室,踩着和上一次一样的脚步。

“这次又是什么事,淡岛君。”

“有些事情…我希望您能亲自去看一看。”金发副手眼里蓄满了难见的慌乱,她的手紧紧贴在腿侧。

“哦?是没有抓到,还是事情离奇?”宗像礼司推开他面前并没有补上几片的拼图,站起身来走向门口。“可别告诉我是什么死而复生的故事。”他轻轻地笑了,带着点嘲讽的意思。

淡岛世理低下了头。

“您得亲自去看看。”

———

“放我出去啦…”

蓝发的小女孩踮起脚抓着牢狱的栏杆使劲摇晃着,脚镣和手镣的声音哐啷哐啷的响作一团。“你想试试看下次使用能力的时候没有剑吗。”她幼稚地威胁道,眼睛紧紧盯着宗像,好像生怕他会逃走。

“其一,我有剑;其二,如果你真的是“剑”,挣开镣铐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推了推眼镜,让反光遮住自己的半张脸。

一切都在告诉他相信。疑似坠剑的爆炸、数据的测量、直觉,然后宗像礼司就绊在那个横亘的“合理”上过不去了。

女孩生气地抖了抖锁链,好像是被这世界的不开窍所折服,她一连吸了几口气才喊出来。

“怪我?王的剑王的剑,剑要在王的手中才有最大威力,你又不想让我出去我有什么办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放我出去啊青之王——”她固执而暴躁地摇晃着牢门,眼神就像在妈妈看一个没出息的儿子。

这个女孩,出现在爆炸的区域之内,被Scepter4作为嫌疑人抓捕归案。不,与其说是抓捕不如说是“我在这里你们快来抓我”比较合适。总之就是这样一副从未见过的、嚣张的样子,还有她重复提出的奇怪条件,生生把青之王招到了监狱区。

“'要见青之王',她是这么说的。”这是淡岛的口头汇报。在好奇心和责任感的双重驱使下,宗像揽下了一个超现实的包袱。

随着镣铐的开启声,女孩伸个懒腰转了转手腕走出牢门,眼睛把四周都打量了一番才重新转回到面前的这个大人身上。宗像这个时候才在阳光底下看清了这个自称为“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小姑娘:靛蓝色的发和靛蓝色的眼睛,透着点狡黠的神气,大概到自己肋骨的身高,手指的指甲上是青剑周身那种蓝中带紫的颜色。

有点营养不良的身材。啊不,并不是指某个方面。

“我原本以为我的剑会是更加守序而稳重的存在的。”
“你的意思是不信任我是你的剑?”
“无意冒犯。只是你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证明你是'剑',而不是一个被抓个正着满口谎言的'权外者'。”
女孩不屑地撇撇嘴。
“怎样都好啦,只是别把我和那些被施与力量的人混为一谈。”她说,带着一个像小孩子一样的笑容。逆光下她的眼睛似乎格外明亮,青色在里面翻搅着像要喷涌出来。

宗像礼司瞟了她一眼,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tbc-

评论(5)
热度(41)
© 浮光之鹤 | Powered by LOFTER